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一章 吞天食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火车从阴市出发,上面能载满了鬼魂,但是从酆都往回,确是空车,张是非在自己精疲力竭之前,搭上了一辆牛车,坐在车后面,呆呆的看着牛车行驶进了一片灰雾之中。

    一段因缘就这么的结束了,张是非实在是太需要安静一下了,于是他便坐在了那车上,低着头,完全不理会自己体内的仙骨之气正顺着身上的伤口一点点的流逝,似乎,气的流逝,反而能让他更加的静下心来,张是非呆呆的坐着,开始思考起以前以及以后的人生。

    这几天,张是非一直在思考着三生石带给他的那些故事,他知道,那些都是真实存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张是非的这一生,做过很多无奈的决定,也做过很多失败的选择,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了诺言而活,但是他现在却发现,原来,他在兑现了一个承诺的同时,却又许下了另一个承诺。

    张是非低着头,就这样大概想了三四天,终于,他想明白了,把所有的事情,以及接下来自己应当做什么全都想了个透彻。

    诺本非业非执念,一诺只因世间缘,缘生缘灭皆由此,一诺成就一善愿,善愿本应有善果,善果握在手中间,如想参透此间道,还需重走世间缘,这是那个和尚给他的启示,张是非花了很久很久才想明白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想着想着,也就释然了。

    而他体内的仙骨之气,已经散了个七七八八,就在最后一丝气力消失之前,火车终于冲破了迷雾,回到了阴市之中,张是非吃力的跳下火车,惯姓让他滚出了老远,他挣扎着坐起了身,望着那火车的方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虽然他的气马上就要消失了个干净,可是他却并不害怕,只见他摸出了最后的一根香烟,将其叼在了口中,这香烟不需要点火,因为它已经在阳间被烧完了,只要是吸,就可以吸出烟来,张是非一边抽着烟,一边继续等待着该来的人,果然,没过半天的时间,那从灰雾之中跑出的火车之上,坐着四个家伙,正是那牛阿傍,马明罗,范无救,以及谢必安。

    这四名阴帅之中除了范无救浑身无力不住骂街之外,另外的三个都在最佳状态,只见它们跳下了火车,然后站在了张是非的对面,谢必安看着这个小子,很清楚他身上的气应该已经散尽,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连一个最普通的亡魂都不如。

    谢必安对着这曾经带给自己兄弟无比耻辱的小子冷笑着说道:“看来你很自觉啊,知道自己跑不掉。”

    张是非摇了摇头,然后对着那谢必安说道:“不,我只是在想一件事情,刚想通,你们就来了。”

    只见谢必安见张是非答非所问,于是便对着它大声叫道:“大胆狂徒!你擅闯地狱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要不然的话,格杀勿论!!”

    张是非现在只剩下了抬手的气力,但是他的表情却依旧平静,香烟已经燃烧殆尽,张是非将烟头丢在了地上,然后伸出了手来,从一旁的包裹中拿出了刘伶送给他的酒。

    只见他吃力的把那瓶酒的木塞拔掉,然后对着眼前的三名阴帅说道:“不喝一杯吗?”

    那三个家伙愣了一下,而这时,只见到他将面具揭开了一点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就在喝下了那瓶酒的一瞬间,忽然,张是非的全身爆发出了一股绝强的光芒!!!

    那光刺得谢必安睁不开眼睛,怎么可能!!这阴市之中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光芒?就在那谢必安遮眼的时候,忽然发现,那张是非猛地张开了手臂朝着天空狂吼了一声,与此同时,他上身的衣服里瞬间裂碎,露出了精瘦的胸膛,一股演绎形容的‘气’从他的体内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

    天啊,这是真的么?三位冥帅全都愣住了,他不是中了那牛阿傍的钢叉么,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强大的去气?而且这股气实在是邪门儿,感觉要比他之前的气强上很多倍。

    这股气源源不断的向外散发着,张是非得到了这股力量之后,精神也恢复了一些,只见他提着难飞宝刀,从自己的衣服里面取出了钥匙,直接丢给了谢必安,然后对着它一字一句的说道:“来吧,咱们决一死战。”

    谢必安望着这个邪门儿的小子,心中想到,现在这家伙身上的气,要比我们高出太多,看来,只有先打开了老八的手铐,集合四个人的力量才能跟它有所一拼了!

    想到了这里,那谢必安也不犹豫,现在也不是考虑面不面子好不好看的问题了,只见它慌忙弯腰捡起了钥匙,然后到一旁打开了范无救的手铐,那范无救没有了手铐的限制后,顿时跟疯了一样,只见他大喊了一声‘必须死’然后就朝着张是非不要命的冲了过去。

    见到这范无救已经动手,那剩下的三名阴帅也不敢怠慢,各自都使出了全力,朝着那个带着面具的小子攻了过去。

    张是非望着扑来的四名阴帅,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现在的他,已经想明白这‘吞天食地’是什么样的酒了。

    吞天食地,绝处逢生,以酒引神,[***]灵气,气同于水,百川入海,三香燃尽,如同废人,原来,吞天食地是刘伶的镇宅之宝,这瓶酒可以引发出人体内的全部潜能,人的身体就像是一条条的小河,只要喝下之后,这些小河的力量就会汇成一条大海,其气瞬间增加四五倍,但是,由于对于身体的负荷太大,所以这酒有着强烈的后遗症,三炷香的时间以后,酒劲一过,人身体里的气脉就会爆裂,以后的身体也都不会再储存到力量了,对于修道之人来说,身体无法储存‘气’,简直就跟废人没有什么区别。

    所以刘伶才叫他非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喝这酒,不过,似乎现在已经晚了,酒一下肚,随着一股热气顺着食道在身体之中散开口,张是非就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力量从自己的体内爆发出来,即便是面对着四名阴帅,他也觉得没有理由会输,所以,他将难飞扛在了肩膀之上,一咬牙,便迎着那四个强大的敌人砍了上去!

    这一战,地府后来也有记载。

    张是非凭借着手上的难飞宝刀,外加上一身绝强的仙骨之气,同那四名地府绝顶高手斗在了一起,竟然不落下风,反而有反扑的趋势。

    五名强到离谱的家伙的决斗,一时之间,竟然扯动了气流,阴市那灰蒙蒙的上空,人脸形状的云彩竟然越发的扭曲,似乎极其痛苦要被扯散了一般,而阴市的郊外,那些刚从地府中回来的火车,全都收到了惊吓,四下的跑开,更有甚者,竟然被这五个家伙的打斗时散发出的气吸了进来,撕扯成了碎片。

    一时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打远望去,他们的战斗,就像是一场风暴肆虐。

    不过张是非边打边退,速度极快,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四名阴帅竟然被他从郊外引到了市区里面,霎时间,整个阴市就跟炸了锅一般,亡魂们凭着本能四下逃命,阴帅们暗道不好,要知道如果这里被捣乱了的话,那么天庭一定会发现,到时候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于是,四名阴帅一狠心,各自用出自己最强的力量打向了张是非,张是非微微一笑,也不去硬接,只是虚晃了一下,便将这四道威力闪过,这四道阴气集合在了一起,竟打在了那半步多客栈之上,霎时间,好大的一个客栈竟被夷为了平地,残砖碎瓦铺了一地,四名阴帅全都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张是非则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儿!见那四名家伙不知所措,张是非便也不再逗留,一个转身就朝着自己之前来的方向飞去。

    “谢哥哥,我们该怎么办?!”牛阿傍吓坏了,它心想着这下可完了,阴市半步多乃是三界中转站的标志姓建筑,如果被别人知道是它们搞毁的,魂飞魄散还是小事,它们一定会被打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

    这可不是闹笑话的,谢必安也乱了阵脚,之见它那条长舌头不住的打颤,只见它颤抖的说道:“别……别慌!快,抓住那小子,然后把责任全都推到他的身上!!!”

    听到谢必安这么一说,三人才有了主心骨,没错,还可以推卸责任,对,都管他个小畜生,吗的!!

    四名阴帅自打娘胎里出来,就没有这般的恐惧过,早年大师兄大闹地府的时候,只是揍过它们,哪里给它们这般的恐惧?于是它们全都气疯了,不要命的向着张是非追去!

    这一追,就一直追到了一条岔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