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 将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直不慌不忙的坐着收拾妥当了,玲珑等到周义过来时,这才着人备了轿,跟着坐了上去。周义便一路小心的走着跟在轿子边,他还带了十来个士兵过来跟在轿子旁,一副亦步亦趋保护的模样,确保着轿中玲珑的安危。

    “上午时耶律拓那边的人来了信儿,你应该知道了,是耶律拓那边送来的,说是刘宗银逃出来了。”玲珑坐在轿子中,淡淡与外头的周义说话。

    听到刘宗银几个字,跟在轿子边的士兵们眼珠都红了,当初刘宗银追杀玲珑的时候,弄死的一千多士兵与妇孺大多都是与这些人关系算是不错的,若不是心腹嫡系,岳承宗当初还真不放心给玲珑,可就正因为如此,死的人大多都是头一批跟着他的,对周义几人来说自然是不一样,因此他们除了是恨姚氏之外,这些士兵最恨的就是刘宗银,现在一听说刘宗银逃了,周义眼珠通红,却怕惊着了玲珑,没有出声。

    “我这趟叫你过来,说实话,除了这事儿之外,是让你陪我去我婆婆那边的。”交待完刘宗银的事,玲珑知道周义自个儿会加强周围防备了,因此也不再谈这件事了,反倒说起了姚氏来。一提起姚氏,士兵们心头依旧不高兴,要不是碍于姚氏是岳承宗的亲娘,恐怕当初这些愤怒的士兵便将姚氏给揍死了,哪儿还能容她活到如今?

    说了心里的担心,周义自然也晓得姚氏对玲珑的怨恨之处,别说如今玲珑过去心里会有怀疑,就是他们这些局外人也觉得姚氏是不安好心的,因此玲珑话音一落之后,周义便郑重道:“主母放心,属下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不要,也不会容她伤害主母的!”

    别说姚氏害死他们不少兄弟算是他们仇人了,就是姚氏不是他们的仇人,可玲珑对他们有大恩,在玲珑有事时,他们也会誓死相护。一旦明白了玲珑的意思,周义自然心头就有数了。

    还没到姚氏暂住的小楼,远远儿的就听到楼里传来的哀号了,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加药味儿自大门口就传了过来,原本整洁的小楼不知姚氏两人怎么住的,愣是弄出了垃圾堆般的感觉,阵阵尿腥气与发霉味儿让玲珑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

    姚氏因病得严重,不适宜走动,自然是住在楼下,而那郭氏因挺了个大肚子,也是住在楼下的,两人同住一起,玲珑进门儿时便听到了屋中的哀号。郭氏应该是真要生产了,这会儿一阵阵的喊疼,听得玲珑也感觉自己肚皮有些发紧。

    “老夫人在哪儿?”她强忍了不适,转头问了领路的丫环一句。

    那丫环也被郭氏喊得有些发蒙,玲珑问了好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的样子,慌忙道:“老夫人之前说怕那位没人管,因此,因此让人将她抬到那位房里了。”

    这可真是热闹都凑一起了!玲珑小心的护了肚子,一边喊了周义走在前头,这才朝姚氏的房中走去。

    而与此同时,离家已经七八日的岳承宗这会儿也领着兵到了营子外头,先前他也没让人回来报信儿,本来是为了要给媳妇儿一个惊喜的,最近玲珑挺着一个大肚子还在为了庄子的事情跑上跑下,他看在眼里也心疼,因此故意这趟回来是为了逗她开心,谁料惊喜先没给到玲珑,倒是一回来便被给了一个惊吓。一路回到小楼中时,被留守在楼里的下人告知说之前姚氏派人过来病危,夫人这会儿已经往姚氏那边去了!

    开始是郭氏说要生产了,接着又是姚氏病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老娘干的事儿太多了,给岳承宗心里留下了一定的阴影,这会儿岳承宗听到这事儿时,本能的便觉得是不是姚氏闹出了什么妖蛾子。姚氏病歪歪大半年了,每回都是一副熬不下去的模样,可偏偏她不止是熬下来了,而且还一直活着,早不说要死,晚不说要死,偏偏是这个郭氏要生产的时候!

    这会儿岳承宗也顾不得担忧老娘是不是真要死了,他只是害怕玲珑挺着这样的大肚子过去,万一姚氏又是存了什么心思的,到时她要吃亏!岳承宗心里既是感动玲珑怀了身孕可看在自己面上还要去看姚氏两眼,又是担心姚氏是不是真的熬不过去,更害怕姚氏又在耍花样,这样的情况下,他赶紧转身出门便朝姚氏那边跑!

    玲珑这会儿还不知道岳承宗回来了,她只是冷眼站在门外看着屋里乱成一锅粥般的人,郭氏这会儿被人抬了起来,喊得声嘶力竭的,看样子竟是真的要生了,姚氏也躺在椅子中,气若游丝,屋里挤了约十来个下人,这会儿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在看到玲珑过来时,众人忙眼睛一亮,如同找到了主心骨般,都要朝她涌过来。

    营地里人数不少,如今玲珑又怀着身孕,就怕哪个不知所谓的冲撞到了玲珑。周义一看到人多,忙让自己领来的几个兵将门口堵严了不准这些下人过来,皱了眉头就喝:“有没有规矩,主母没叫便敢过来!”几个丫头被他喝得有些害怕,远远儿的站着就不敢动了。

    一个身材有些高壮的婆子弯着腰站在郭氏身侧,一只手被郭氏拉着,而另一只手则是环在了郭氏身后,将她护得牢牢的。

    “先出来吧,屋里地方虽然也算宽敞,可是这么多人挤着,哪儿透得过气来。”玲珑深呼了口气,忍下快到嘴边儿的反胃之感,忙要往外退。郭氏这会儿已经是开始生产了,她身上好像血腥味儿浓得厉害,之前这些丫头在她身边闻惯了恐怕不觉得,玲珑刚一过来闻得就特别的真切。

    “夫人,刘夫人如今已经快发作了,还望夫人赶紧请个大夫过来。”那扶着郭氏的婆子有些阴沉沉的开了口,她声音有些尖细,像是情急之下才突然开口的一般,玲珑心里涌出一丝古怪的感觉,很快却被抑下了,她刚要寻思,躺在椅子上的姚氏却喘着粗气向玲珑吩咐:“赶紧让人给郭氏接生,还有,将小二找到,往后盼你善待他。”

    姚氏极快的说完这一句,接着又如同漏了风的风箱一般,开始喘个不停,胸口儿不住的起伏。

    玲珑看了她一眼,这才让人先在外头搭个临时生产的地方,又赶紧让人将郭氏与姚氏先抬出来,郭氏这会儿被那婆子扶着像是要往床榻上走,那婆子却突然开口道:“夫人,刘夫人要生产,这样多外男看着,是不是有些不好?”她指的是虎视眈眈的周义等人,照理来说她这话也有道理,毕竟是郭氏生产,就是一般妇人生产做为丈夫都不应该进产房的,别的男人自然更不应该留下来,这样是坏人名节的。玲珑皱了皱眉头,越发觉得这个婆子有些古怪,她想了想看了周义等人一眼:

    “她说得对,你们出去吧,免得等下沾了晦气!”玲珑话音刚一落,那婆子便低下了头去,让玲珑没有看清她脸上的神色。

    周义等人倒是不想走,可他们更不想看到等下郭氏生产的情景,别以为就女人怕坏了名节,他们还怕看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上战场的人虽然凶悍,可也同样忌这些东西,毕竟像他们这样征战在外的,指不定哪一天就没命了,对这些东西也不是没有忌讳。

    几人犹豫了一阵,刚要往后退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如雨点般的脚步声,而与此同时,那婆子将郭氏扶上了临时搭起的小榻之后,这才上前像是要与玲珑见礼的样子,趁着几个士兵退后的功夫,玲珑本来也要退时,这婆子脚步突然间加快了,她一下子抬起头来,有些棱角的脸上,刚刚远看不觉得,这一近看便能清晰的看清楚上面抹了厚厚的粉,一看情形就有些不对的样子。

    “就站在那儿,你别过来了。”玲珑心里涌出一丝古怪的感觉,转过头时就看到姚氏脸上怪异的笑容,像是有些松了口气,又像是极为复杂的样子,她心中更加觉得不对劲儿,连后退了好几步,那婆子却笑:“你对我夫人有如此大恩,对我来说实在恩同再造,我又如何能不因此感谢你?”她说着恩同再造时,有些咬牙切齿的模样,听得玲珑心里更加发寒,越发觉得有些古怪,连后退了好几步,正有些心惊胆颤时,那婆子却突然间跳了起来,一把朝她冲过来,袖口里像是滑了个尖细的东西出来。

    玲珑心里暗叫不好,一看这样的情况她后背就有些发麻,周义等人已经退了出去,看到这个情况要再赶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姚氏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突然间轻声道:“若是能除去此害,便是减我十年寿数,也值了。”

    一听这话,玲珑心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再看那跳起来的婆子左手伸了过来,右手却软绵绵的搭在身下,甚至随着她跳起来的动作,那袖子轻飘飘的荡了起来,完全不像是有胳膊的沉重感,看到这儿,再想到耶律拓送来的信,玲珑哪儿还有想不到的,估计是刘宗银早就逃了出来,可耶律拓心里记恨自己,却偏偏不说,故意拖延了一段时间才让人送信出来,而他送信到的时间之前,刘宗银早就已经到了自己这边,而想办法混了进来。

    难怪早上郭氏派人来请说她要生了,她一个罪妇,要生了又跟自己有何相干,而最后见自己没去时,姚氏也来说她自己快死了,恐怕是暗地里姚氏已经跟刘宗银不知说了什么,两人达成共识,姚氏故意以自己要死了来骗自己过来,如此想害死自己在当场。

    若是她没有猜错,以姚氏的自诩大义,恐怕在自己死后,说不定她还真会自尽而死,来表明她的贞洁了!

    果然没出乎玲珑意料之外,在看到那婆子跳起来的时候,姚氏不知从哪儿也跟着摸了一把刀出来,说完那句古古怪怪的话之后,拿了刀便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一把朝自己的心口儿扎了过去!

    这下子玲珑心里果然肯定了,她在心中将姚氏骂了个狗血喷头,要是她今天不死,姚氏最好不要出事,她要让姚氏生不如死的活着!心里恨恨的想了几步,玲珑在退出去时脚下一个踩空,本来她以为自己必定会摔倒在地,有可能摔倒之后会连累腹中孩子的,可她这一脚踩空之下,后背却突然有人将她给接住了,她一下子落入一个宽广结实的怀抱里。

    这个熟悉的怀抱将她一搂,玲珑心下松了口气,却听岳承宗怒喊了一声,一腿伸了出去,将飞过来的婆子朝她扑来时的方向又踢了回去,那婆子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整个人直直的就朝后头撞。

    岳承宗这下子是含怒出手,半点儿也没留情,那婆子一往回撞之下,只听几声闷哼,接着又传来郭氏仰头惊天的惨叫!

    那婆子直接撞到了郭氏身上,连带着郭氏与床榻,整个人都朝后头墙壁撞了过去,‘嘭’的一声剧响,床榻撞到墙壁之后,竟然将墙壁都撞出裂痕来,两人这才收势住了,郭氏却是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再也没有了消息。

    “夫人,夫人,你没事吧?”这会儿那婆子已经顾不得伪装,一边咳了咳,吐出嘴里的血沫儿,一边拍着郭氏的脸,开始喊了起来。

    郭氏下身迅速晕开一团又一团的血花,襦裙都被浸湿了,厚厚的裙子都浸出了鲜血来,显然肚子里的孩子是出事了。

    可这会儿玲珑却是丝毫同情心都没有,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个伪装成婆子的人就是刘宗银了,刘宗银当初欲杀自己而后快,并想出了那样阴狠的法子要来折磨自己母女,幸亏她命大,逃脱了才得以留下一条性命,可就这样,她就算是收拾了刘宗银,但也并没有杀他妻儿,若是恩怨分明且又有点良心的,就该看在自己对他妻儿放了一条生路的份儿上而不要出手那样狠,毕竟自己可不像他那样罪及孩子的,但他偏偏不知感恩不说,还又想来要自己性命,如今他可算是自食恶果了,若是郭氏腹中的孩子因他出事,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刘宗银!”玲珑喊了一句,这会儿刘宗银已经没有再伪装的心思了,咳得满嘴鲜血,看玲珑的目光恶狠异常:“我究竟欠你什么,我落到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可现在刘家唯一的子嗣,竟也要因你而死,爷爷当初果然说得没错,你就是一个恶魔,一个该死的贱人!早知在你年幼时,便该要了你性命,而不该给我们刘家留下这样的祸害!”

    他明明是先当恶人,如今竟然还要来倒打一耙,玲珑忍不住气极而笑,但却强忍了,偎在岳承宗怀里吩咐:“先找人来给老夫人看看伤势。”周义等人已经自动上前将刘宗银给拿住了,兴许是刚刚的突然变故将姚氏给吓住了,她虽然有心自尽,但在刚刚的惊吓之下,那刀子却插得并不深,甚至有可能还没刺破皮肤,毕竟现在她身上的衣裳干干净净的,半点儿血迹都没看到,这会儿玲珑一开口,姚氏喘了两口气,便不屑的撇了嘴: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妇人如此恶毒,竟想出那样的恶毒方法来折磨你的至尊堂弟,你这样的恶妇如何能做得我岳家的儿媳,可恨老天没眼,竟然没将你收了去不说,而且还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