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七章 运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七月初时,已经离当初的两年之期过去了大半,眼见再过大半年左右时间就是与耶律拓约好之时,玲珑这会儿手中已经存了约近五百万两银子!这大半年来,运输生意开始渐渐走上了正途,虽说万事开头难,可玲珑却胜在能抢先下手,将这笔生意自己来拨个头筹,光是凭那些噱头以及岳家的名声,再利用朝廷的猜忌心理与恨不得岳家不要争权夺势的心,才顺当的将生意做了起来。

    如今岳家名声越大,朝廷对岳承宗就越放心,前两个月时时就派人过来假惺惺的表扬了一番岳承宗忠贞体国,玲珑在接待这个内侍时,不由啼笑皆非,姚氏现在是死了,若是她活着时,得知自己这个她眼中所谓的乱臣贼子如今有被朝廷称做忠国高洁的大义夫人的时候,心里不知该做何感想了。

    岳承宗前一个月时又领了兵出去送货,如今世道正乱的时候,只要是个称霸一方的势力,便没有不买盔甲马匹的,可这些人自己人手都不够用,一方面防着不要被别人趁火打劫了,一方面又怕自己亲自领队运输东西到时被人眼红劫了去,因此玲珑恰巧在这个时候弄出个帮忙运货的法子出来,倒正让这些人心中满意。

    毕竟将货托运给岳家,如今岳家运过好几回,不止是可靠,而且信用好不说,关键还是在安全,比起以前许多人自己运货要快得多了,更何况玲珑会做生意,又弄了个若是东西丢了,岳家便原价赔偿的法子出来,自然更是让人放心不已。现在的岳家好像一心只想着挣钱,岳家势力不小,岳承宗手下的一支骑兵让当初不知道多少想要劫货的人有去无回,早就出了名的,他却放着这样好的资源不用,别人都在忙着抢地盘,抢地位的时候,偏偏他傻不啦唧的去运货!

    也正因为如此,岳家的银子迅速堆积,背地里羡慕的人有,跟风的人也不少,可真正的世家大族有能力也跟着建这样一支队伍的,背地里嘲笑岳承宗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想过要跟风,如今这样的乱世道,人人都将赵都王朝当成一块大饼,这会儿咬都来不及,哪儿有人会像岳承宗这么傻,放着好好儿的霸权不要,却偏要去挣银子?

    背地里嘲笑的人很多,却对岳家的生意丝毫没有影响不说,反倒使得岳家生意更红火,岳承宗接了这一单亲自运送出去,他个人领队便挣足了近百万两银子!临走时玲珑又跟众士兵们说到,若是早些回来,人人多增加俸禄就不说了,而且还少不了其它赏赐,这样一来,岳家的军心自然更盛!

    庄子里现在玲珑也没闲着,反正庄子中剩余的士兵们除了每日的操练外,多余的时间出来她索性让人帮着开始整理起庄子来。现在赵都王朝内虽然战乱不止,但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亘古以来都不会变的道理,同样的,乱世过后一定会是一段时间的太平时期,别看赵都王室现在这样乱,一旦有人领了头起来,恐怕不出二十年,绝对会安定下来。

    凭着岳家的势力,岳承宗往后就算是不封王,可一方诸候的位置肯定是逃不了的,而不管未来的真龙天子是谁,一旦天子上位,统治了赵都王室之后,必定会怀柔治,岳家的军队到时能不能保得住玲珑不管,但这庄子,新帝为了表示自己的仁义,肯定是不可能会强夺。

    玲珑如今不过二十刚出头,就算熬个二十年,到时也最多四十来岁而已,正是年纪好的时候,一旦趁着这些年生将庄子再弄得好一些,不愁往后没银子,给子孙后代流传下去,那就是一个真正的聚宝盆!若是子孙不是傻的,便是成天躺着让人侍候吃喝都够了!

    七月中时,天气越发热了些,如今正是秋老虎厉害的时候,岳家当初收编的一些残余部队早在周围停留了下来生产粮食,以供军中自已自足,如今正是那约三万士兵忙碌的时候,到处都能听到收割稻谷时的号子声,热闹非凡。

    岳霆这小子午后不肯睡,刚学会了走路便不安生的沿着楼梯四处爬,带他的奶娘根本拿他没有办法,这会儿眼见着都快哭了起来,玲珑正忙着记账,看到岳霆吊在楼梯上,嘻嘻哈哈的样子,一旁奶娘眼睛通红,想要去抓他,又怕不敢,深怕自己人没抓着,反倒将岳霆给推下了楼去,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这小子越大越不听话,当初小时爱闹腾就算了,长大了他倒是不哭了,但也折腾人,玲珑皱着眉头转身看了他一眼,放了手中的笔,沉声道:“给你三息的功夫,你自己下来还是我让人将你踹下来!”岳霆跟岳云乖巧听话的性子完全不一样,而且这小子皮实得很,不管第一天怎么收拾他,第二天照样活蹦乱跳。

    一听到玲珑喊话,岳霆顿时焉了,他天不怕地不怕的,就连遇着平时严肃的岳承宗都敢爬身上抓头发,可唯独怕老娘。玲珑可真下狠手收拾了他一回,这小子任性,上次偷爬到树上,任人怎么哄都不肯下来,反倒冲人吐口水,玲珑开始劝了他几句,这小子也不肯听,火大之下玲珑索性抓起树狠狠摇晃了几下,让岳霆直直的从树上摔了下来!

    他一向娇生惯养的,又是岳家里唯一的男丁,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岳承宗因为妻子是因怀这个孩子的时候才真正接纳他,因此对岳霆很是疼爱,家里人都是长眼的,没哪个敢怠慢他,唯独那一次被摔狠了,他本来年纪就不大,还没到两岁,平时就算调皮了一些别人也只知道哭而已,可这会儿老娘不睬他了,还将他摔得很疼,岳霆要哭的时候,玲珑不止没来哄他,反倒操了细竹片将他揍了一顿。

    那可是岳霆生平头一次挨打,牢牢的记在心里了,后面玲珑不止没有管他,反倒又罚他给顶着小水碗站了半天,好不容易让玲珑消气之后,从此岳霆心里是真害怕玲珑了。

    “若是你精力过旺,你爹这两天没回来,你便先跟着我学读书识字,不要一天到晚的到处乱跑!”玲珑看到这孩子额头青筋就不住乱跳,人家生的孩子个个乖巧听话,就这儿子不知道是怎么投到她肚皮里来的,让人火大得要命!

    “娘,娘,生气容易变老的!”这孩子还没到两岁,可嘴皮子利索,心眼儿也转得快,比许多四五岁的孩子还要懂事,张嘴笑嘻嘻的哄了玲珑两句,乖乖任由奶娘将他从楼梯上抱下来了,这才‘噔噔噔’的踩着小脚步,朝玲珑跳了过去:“是不是爹走了,娘没人陪,才想要霆儿借读书来,来陪在娘身边。”这孩子说话时奶声奶气的,前一刻气得人暴跳,后面一张嘴就能哄得人心软,难怪他之前这么调皮捣蛋的,可庄子里的人还真都疼他。

    玲珑看着儿子这可爱的模样,自然心里发软,可脸上却丝毫都不显现出来,伸了巴掌直直的往他脸中间拍了过去,一巴掌将这孩子拍得歪到一旁地上坐着了,这才板着脸道:“去洗漱了,跟姐姐睡觉去!”这会儿岳云已经乖乖被奶娘带着回房间洗漱准备睡午觉了,偏偏他还要出来烦人。

    “我不嘛,娘,娘,别让我睡觉嘛。”小孩子被拍到一旁了,也不哭,反倒摸了摸自已白嫩包子似的小脸,又笑mimi的伸手撑了地爬起来抓着玲珑的袖口边摇:“我想出去捉知了,外头知了可多了,娘,让我出去嘛~”

    他奶声奶气的,若是换了岳承宗这会儿恐怕早没有原则的答应下来了,说不定还会亲自带儿子出去捉,可他遇着玲珑,这会儿撒娇就丝毫用都没有,反而恐吓他:

    “你要出去,给你晒成黑碳,到时变丑了,我可不要你当我儿子!”岳霆一听这话,倒真有些犹豫了起来,他现在年纪还小,虽说聪明,可到底还是差了几年,从小又是跟着岳云长大,这个姐姐人小鬼大,很有主意,年纪小小的就知道爱漂亮,再加上父亲岳承宗为了还债时常奔波在外,跟着一群女人耳濡目染的,还真有些怕变丑了玲珑不喜欢他,因此顿了顿,竟然果真乖乖的跟着奶娘回屋去,不闹了。

    这回不止是奶娘有些吃惊,连玲珑都吃惊了,自家这个调皮儿子什么时候这样好说话了,她眉头皱着,心里觉得有些不大妥当时,奶娘欢天喜地的如同捡回了一条命般,冲玲珑感激不已道:

    “还是夫人您有办法!”说完,深怕小恶魔会反悔,一把捞起他抱着,赶紧上楼去了。

    等到儿子乖乖的被抱走了,玲珑才皱着眉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起来,岳霆是个男孩儿,平日调皮捣蛋的没觉得有什么,可今天自己竟然说了一句晒黑可能变丑他就不闹了!平时闹心又能折腾的儿子这么听话,玲珑还真不习惯,她这会儿也意识到了岳霆跟在女人身边的不妥来,自己虽说教儿子有不少的主意,可她到底忙了,这个时候正是运输路途关键的时候,惹了好些人眼红,毕竟运输的事儿是她提出来的,自然她要做的事情不少,对于儿子就疏忽了些。

    更何况玲珑心里也清楚,她的教育法子若是用在太平世道时,有可能会教导出一个好儿子,可若是用在这个时候,说不定便不适合了。男孩子家还是要跟着男人混混,身上才会有些阳刚气。想到这儿,玲珑心里不由做了个决定,笑了起来!

    岳霆睡完午觉才刚起来,胖乎乎的一双小手揉着包子般白嫩的脸,本来以为自己今天这样乖,肯定玲珑会奖励他,谁料晚上吃饭时玲珑就淡淡的对他说道:

    “你是个男子汉,我想了想每天我也确实疏忽你了些,没什么时间陪你。”小孩子心思本来就单纯,虽然岳霆有小心眼儿,可他年纪还小,哪里是玲珑的对手,听到这儿时还没听出什么不对劲儿来,反倒以为往后玲珑会抽出时间来多陪陪他,因此兴奋得直拍手,嘴里连叫好。

    “既然你也同意,那就以后别说是娘逼你的,然后忍不住了。”玲珑看着儿子笑意吟吟的脸,不动声色,第二天就让人将他丢到操练的士兵营里,让士兵们去带他了。

    可想而知这娃平时一向是奶娘或者是姐姐母亲等人带着的,虽然有时候玲珑都嫌他闹得慌,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不可能真会对他疾言厉色到哪儿去,这孩子又惯会察言观色的,你有没有真生气,他比你自己还看得清楚,因此在家中自然是混得如鱼得水的,这下子被丢进军营中,对岳霆来说可算是吃够了大苦头,当天晚上回家时哭得小脸都花了。

    玲珑却狠了心没管他,只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一面哄着一面半强迫的,将岳霆又想回来的要求给他堵了回去。这样子闹了十来天,岳霆看玲珑都没心软,也就渐渐的死了心了,干脆不哭不闹了,反而跟士兵们闹了起来。这些士兵都是岳家的,也知道面前这是个宝贝疙瘩,动手都有分寸,看士兵们操练时,岳霆索性也跟着学了起来,小小肉团子似的一个娃娃奶声奶气的学着人喝,那模样倒也喜趣。

    岳承宗是十一月末才领着队伍回来的,士兵们再回来时不止是没有萎靡不堪,反倒人人都脸上洋溢着欢喜的笑容。玲珑亲自领了人去接他,回来的士兵们已经跟大家分开了近快小半年的时间,有说不完的话,岳承宗也想媳妇儿,因此索性让大家自个儿回去玩耍,晚上再办个篝火晚会,给大家接风洗尘。

    众人自然欢喜,岳承宗也索性搂着玲珑就往家里跑,这趟出去可算是憋死他了,将东西送到之后,面对那些各怀异心的诸候送来的美女,他一个都没要,反倒记着媳妇儿的交待,出门在外,这些妖魔鬼怪的,他自然不会去碰,送完东西急哄哄的就回来了。

    忍了近半年时间的男人凶悍异常,好在玲珑前几回有经验了,这才咬牙忍了,让他先尽了一回兴,这才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刚刚急了,连衣裳都没脱完,这下子好歹解了次馋,岳承宗也像刚刚急得要命的模样了,反倒强忍了心火,替她清理完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跟玲珑道:“这趟后又收了二百两,南面萧家多给了十万两,我都给收下了。”萧家给这样多钱,不过是为了拉拢他往后能为萧家做些事而已,岳承宗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油盐不浸的人,多了些圆滑,自然这会儿将银子就收了下来,反正不要白不要,人家自己愿给的,又不是他抢的,萧家想要让他帮忙的,无非就那几样,多了他不会同意,萧家估计也知道分寸,因此这银子岳承宗收得理所当然的。

    当初玲珑收下的一百万两只是定钱而已,在岳承宗等人出发时,总共接了八单生意,而北面的王家是最远的地方,他运的又是最让人眼馋的盔甲米粮等,自然价格也高,出了八十万两银子的钱,当然这后头收的好处自然不必说,王家与刚刚岳承宵口里说的萧家都是很老的门阀世家,家底自然不用说,累积几百年,恐怕就是跟朝廷相比,也差不了多少钱。除此之外,这一趟开价最多的,是朝廷,给了百万,再加上其它零零总总的,岳承宗这半年来加之前收的一百来万银子的订金,总共便挣了三百万两银子左右。

    “这些钱我准备给耶律拓二百五十万,剩余的,除了拿些银子出来收购粮食外,其余的全部拿来买马匹或者是盔甲武器等。”岳家虽然崛起得快,可是到底根基不如其它世家门阀,有时候就是有银子,可也有银子买不到东西的时候。

    玲珑早算到了有这样的情况,好在像萧家等世家现在在关键时刻,那些大世家心中恐怕都有问鼎天下的野心,当臣子当久了,如今遇着这世道,玲珑不相信他们不想取而代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岳家势力有,财产也庞大,可惜却好像并不热衷于追求权利的样子,自然值得众人拉拢,玲珑相信,自己等人只要现在说要买东西,萧家等绝对会鼎力相助。

    “你看着安排就是。”对于玲珑要怎么花钱,岳承宗无所谓,本来一开始这建立庞大运输道的事都是由玲珑负责的,自己一开始的初衷不过是为了哄媳妇儿开心才会去东奔西跑,再加上背上一座债务山背着,之前岳承宗才拼命了些,如今挣到了银子,他也没有小人得志的心思,反倒心态都跟以前一样平衡。

    “这趟我出去可是认识了好几个兄弟,晚上接风洗尘时,再好好介绍你们认识。”这一趟出去太久了,夫妻俩干脆拥着说了一阵话,这才各自去梳洗了。

    晚上时岳霆被送回来了,看着自己那个原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