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3章 玉临cp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吸出来。

    临邛听完她这话,面上表情十分精彩。

    “你是说……用嘴吸出来?”

    玉卮支撑不住,整个上身贴在临邛背上,虚弱地点了点头。为了表示真诚与友好,不吝啬地给予友善的笑容:“还能用什么呢,自然是用嘴。”

    玉卮心中的友善之笑在临邛看起来分外圆滑猥琐,气得她倒回了几分力气:“你这贼奴……这时候竟然想着占本王便宜!”

    这话玉卮可不爱听了。

    “什么叫想占你便宜!本将军要占便宜还需要想吗?还需要哄着你骗着你使什么计策吗?笑话!若是本将军真动了念头,别说你一个小小的鬼王,放眼四界还真没有本将军降服不了的,何需惦记着你这点便宜!”

    临邛扬着调调“哦”了一声:“那将军大人能否先从本王身上起来?你且看看你的下巴抵在本王何处?”

    玉卮看了一眼下巴之下的柔软浑圆,的确想起身,浑身却没一点气力,仿佛被人抽干了魂儿,只剩一副软脆躯壳。

    “行。”玉卮也不和她废话了,“这毒咱们就留着,且看你什么时候发作,什么时候毙命。”

    玉卮心里一口火气堵着,用力折腾翻身,背对临邛不打算再理她,下定了决心就算她毒发身亡也绝不上赶着给她疗伤。

    绝不。

    两人就这样背对背各睡各的。外面风雪连天,枯木的保温效果居然不错,一直到后半夜都还有余温环绕。

    有些拥挤,却是个遮风挡雨入睡的好地方。这一日下来玉卮无比疲惫,本该能迅速入睡好恢复体力,可她双目发沉,脑中混沌,睡意压了她好半天却总是睡不着。

    身后的临邛也太过安静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听外面风声小了一些,有些亮光从枯枝和石缝里透进来,天亮了。

    除了更加困乏之外这一夜也算平安度过,玉卮翻身想要推开洞口出去,谁知这一翻身竟感觉动作轻松自如,还有点儿富余。她纳闷地回头一看,完全愣住了。

    躺在她身边的哪里是那蛮不讲理的鬼王?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位粉嫩雪白瓷娃娃一样的小姑娘。

    玉卮大为惊诧,一整晚她都待在木洞中,两头堵得结实没见着有被翻动的痕迹,身边的人怎么就换了?而且玉卮也没感觉到谁进出了木洞,这么拥挤的地方两个人卡着就已经快炸裂了,怎可能容得下第三个人?

    借着晨光玉卮将那小姑娘翻过身来,发现她身上套的正是昨晚玉卮亲手撕开后腰的衣衫。又宽又长的轻纱长裙套在她身上如同一床被褥。小姑娘眉清目秀,只是眉眼间透着古怪的毒气,额头上一层密汗,似乎正陷于昏迷之中。

    慢着……

    玉卮仔细瞧那五官,虽只有五六岁的模样,却已然能看出几分艳美姿色。艳美中带着些坚毅,坚毅里掺和点惹人厌,再掀开长裙一看,白骨鞭还连着孩童的双臂,这不是那鬼王是谁?

    “小娘子?你怎么变这样了?”玉卮纳闷不已,将昏睡的她拖出木洞,抱在怀中。

    寒冷的夜晚过去,这幻境里又恢复了黄沙酷暑无尽荒凉的模样。玉卮见这孩童依偎在自己怀中甚是乖巧,因着身上染着毒,着实痛苦,不时能听见孩童低低的难耐抽泣声,倒是让玉卮母爱大发,轻轻晃着手臂,哄孩子似的哄着临邛。却见锁着临邛的那端白骨鞭忽然落在了地上,想必是因为变成孩童模样连带着手臂也变细了,白骨鞭自然捆不住。

    玉卮将还缠着自己手臂的白骨鞭卷起挂在腰间,她没成亲生子,也一向不太喜欢幼童,这回算是她第一次抱了孩子在怀里,感觉却没料想的那么古怪。

    她唤了临邛几声,临邛依旧昏昏沉沉,意识迷离。为什么突然变小了?难道是中毒的原因?无论如何,趁她现在唤不醒时把毒处理罢。

    玉卮将临邛小心地抱到枯木之上,让她趴着,扒开衣服再看后腰的伤。伤口已经血肉模糊,看来这毒的确会腐蚀皮肤,但腐蚀的范围依旧在后腰。玉卮用石刀在临邛的手腕处割了一刀,泛紫的肌肤下血肉依旧鲜红,看来毒只在后腰和肌肤之上,并没有往更深处转移。不知是这幻境将魂魄强行肉身化的缺陷还是临邛用鬼气把毒给挡下……应该是后者,鬼气消耗过度便逆着年岁回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模样,这样的事玉卮曾经也遇见过,也同样是鬼王之尊才有此造化。

    幸好现下这鬼王意识昏沉,不然她俩又要为了一点儿面子上的事争执不前。正是为她剐毒的好时机。

    玉卮分开衣衫布料就要吸毒,偏偏临邛不清不楚又软又娇地哼了一声,玉卮俯身的动作倒是顿了一顿。这荒原之上除了沙地和一只死蝎子之外别无它物,可玉卮总觉得对个小姑娘下嘴有点儿不自在,好似身后总有一双眼睛盯着她似的,也难怪这鬼王会以傲气来掩盖尴尬。

    玉卮缓了一缓,环视四下的确无人,这才硬着头皮咬在临邛伤处,一口口将毒吸了出来。

    终于将毒清除干净,临邛面上的紫气也驱散了些。玉卮将她抱起来,继续前行。

    ……

    临邛是被一阵惨无人道的烤肉香味惊醒的。

    她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变成了幼女,却一眼看见一块巨大的猪五花被一根粗木枝贯穿,架在火上烤着。油脂从肉上往下滴,滴入火中滋滋作响。猛烈的肉香让临邛瞬间饿了,她挣扎起来想要大快朵颐,却腰部以下酸麻不已,完全无法支撑起身子。

    玉卮坐在火堆边的大石上,手里拿着根串着肉的长木枝,一边将肉在火上翻转,一边对临邛说:“虽然把你体内的毒吸了出来,但毕竟隔了一夜,需要时间恢复。你别急,肉烤好了我给你递过去。”玉卮将木枝凑到面前,闻了一闻,心花怒放,“我烤肉技术没话说,这肉也是难得一见,肉质紧韧油脂丰厚,今晚终于能饱餐一顿了。”

    临邛肚子被刺激得咕咕直叫,却也不好意思马上开口。玉卮走过来将木枝递给她:“吃吧。”

    临邛顾不上两人嫌隙,低声道了谢,接过来虽是矜持,却也吃得酣畅。这肉肥而不腻,外焦里嫩,一串吃完意犹未尽。玉卮见她吃得飞快,明白这是饿得厉害了,从整大块肉山切下几片,串在另一根木枝上再递给临邛。

    临邛小小的身子却极其能吃,将那一整只猪妖吃了精光才罢了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