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7米 热闹的婚礼三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行!”

    干脆又利落,冷枭用词一如既往地简洁,很快就回答了她。

    蹙着眉,嘟着嘴,宝柒死死地盯着他,心理纠结得十分的厉害。不期然想到了连翘刚才走前说过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衡量着它的可行性。大眼珠子转了转,她还是觉得那个套路太老了。

    新时期嘛,大好女青年得与时俱进。

    于是乎,她转瞬便领略到了中华上下五千年妇女同胞们总结出来的思想精髓,将‘一哭二闹三上吊’转变成了具有宝氏独家风格的‘一撩二咬三脱掉’。

    “二叔……”小手指在他耸动的喉结上滑啊滑,力道适中,勾搭自主,这就是一撩了。

    “不行……”

    看得出来,哪怕心里痒痒,首长同志的立场还是非常坚定的!

    “二叔,我不想参加一个军演么?多大点儿事啊!我又没说一定不转业,就是暂缓……”一撩,二撩,三撩还不行之后,宝柒改变了战术。红扑扑的脸儿,水汪汪的眼儿,润嘟嘟的嘴儿一张一合,轻轻在他耳朵根上滑着不规则的弧线儿。似咬非咬,似亲非亲,似撩非撩。

    好一幅撩人的画面,春色满园都关不住了。可是冷枭倒吸一口气,还是两个字儿,“不行!”

    不行!不行!

    至少加了两个感叹号,男人大大的抽气声儿表示他在极力的隐忍,而他语气太守强烈,表示他绝不会因为被她勾引就放弃原则和决心。

    怎么办?

    目光微微眯起,两个人四目对视着。在一副衣冠楚楚的画面中,宝柒的行动永远比脑子来得快。一只暖乎乎的手心迅速地逮上了他已然变化的那根小钢炮儿,一只手来回拤着,一只手肘撑在办公桌上,看着男人直皱的眉头,说来说去还是那档子事儿。

    “二叔,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又不是上阵去杀敌对吧?不过就是想做随军的军医罢了。更何况只是一场演习,又不是什么真正的战争。我一个医生的能力不可能改变或者影响整个战局,我也不会随时在你跟前出现,影响你的判断力……为什么就不可以?”

    冷大首长的目光淬了火,语气还是凉如冰,“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靠,臭男人!

    想到连翘英姿飒爽的模样儿,那走路挺胸猎猎逼人的气势,宝柒心里就憋屈到了极点:“你说邢帅为什么就允许连姐去?”

    “她不同。”

    “有什么不同,她也是女人。”

    “她只分析来往通讯文件,不需要直接上去。”

    “医生也只需要救治伤员,不需要直接上去。”

    “宝柒!”

    男人冷声叱责着唤她,不过出来的声音嘶哑得不行了,一听就知道他在忍受着什么东西。在她手上不停的折腾里,对上她眸底不停浮动的雾气,男人的胸膛上下不停地起伏着,本来就灼热的呼吸越发急促了。一双铁臂环着女人的腰,喟叹一声,唇到底落在了她的额角。

    “宝柒,听话!”

    “我不!”宝妞儿犟上了,扭了一下真急眼儿了,“凭什么呀?我就不转业,你不是说过不强迫我么?干嘛又霸权上了?!”说到这儿,她还不服气地狠狠捏他一下。

    “……!”闷哼了一声儿,男人受不了她的撩动,又不能轻易向她妥协,只能将唇贴上去堵住了她的嘴,身躯也随之压下,将她整个儿地压在了自己和办公桌之前。亲,死命的亲。啃,可劲儿地啃。

    “冷枭,你同不同意?”宝柒一只手吃力地撑在他坚硬的胸前,将脑袋往旁边偏了开去,眉心处打了一个大大的结。

    男人停了下来,深邃的目光注视着她,火急火撩地撩了她的衣服上来,手掌不停在她身体上摸索着,再次不吭声儿地低头亲吻她。直到亲得她受不住直摆头了,他才狠狠地抱了她贴在自己的胸前,一只大手勾起她的下巴,缓缓吐出三个字儿。

    “我考虑。”

    考虑?

    考虑就是有希望了?

    考虑就是不用马上签转业申请书喽?

    这——象征着抗争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吧?

    宝柒的小脸蛋上绽放出一抹极致妖娆的笑容来,唇角上扬着微微弯成可爱的弧度,心下觉得这宝氏独家秘籍还真是特别好用。虽然让他吃了点儿小豆腐吧,但反正都是他家的豆腐,他早晚也是吃。能够让这么个冷静内敛腹黑闷骚的万年冰山老狐狸答应考虑,已经是她的历史性进步了!

    抬起手来,她歪歪敬一个军礼,冲他吐舌头。

    “yes_sir,那……这个申请书我拿回去了先?!”

    “先放这儿!”冷枭抽过来放到办公室里。

    “感觉不太安全啊?”宝柒直摸下巴。

    “小无赖!”冷枭失笑地捏一下她的鼻子,心里其实被刚才那阵儿挠得有些慌慌,要不是两个人在他办公室里,而她的身子骨又没有完全好利索,他身上这股子火儿非得立马喷了不可。

    然而,只有吧!

    “你是先回?还是等我一道?”

    撇着嘴考虑两秒,宝柒竖起两根指头,俏皮地戏谑他:“我还是等着你吧?中午陪你用午餐。再看看军花啊,股花啊,处花啊什么的漂不漂亮,顺便深入研究一下你有没有吃窝边草的可能性。”

    拍拍她的脸,冷枭咬牙骂她:“神经!”

    “嚯,我这不都为了你才傻么?首长同志,我要不傻,又怎么能衬托出你老人家的聪明智慧来?!”

    眼角一抽,冷枭拍拍她的屁股,指了指屋子里的沙发还有背后不远处的书架,表情正色地说:“坐那边,看会儿书!”

    “OK!”

    愉快地冲他比了一个小手势,宝柒心里知道冷枭这男人的原则性极强。不敢再赖在他身上墨迹着影响他工作了。在准备从他腿上爬下来之前,她示好的抱着他的脖子献上了一个感激的热吻。

    不料——

    她的唇刚贴上去,后背办公室的门儿‘呼啦’一下就被外面的人给挤开了。

    这……什么情况?

    办公室的大门口,站着一二三四五六好些个人,面面相觑着彼此,好像都搞不懂怎么会突然把门儿给挤开了。一时间,江大志咧着嘴傻乐着掩饰,晏不二装疯卖傻脑袋左右直晃,好几个参谋室里的装假正经站好立正姿势……

    靠之……

    正享受着美人儿献吻的冷大首长,脸都黑乎了。

    而宝柒转头时就愣住了。

    一低头,她看着自己手揽着男人脖子,双腿跨坐在他身上的样子,好一副‘秦淮画舫风月图’啊……完了!这画面对于冷大首长的光辉形象来说,无疑会是一个极大的冲击。

    于是乎,浅睨着外面几个人想笑又不敢笑的人,宝妞儿灵机一动,嘴角往上轻挑,笑望向门外众人,把厚脸皮发挥到了极致!

    咳!

    一清嗓子,她的笑容更端庄了几分。

    “呵,你们来了?呵呵……首长头上有根儿白毛,我正在给他拔!”一边镇定地说着,她一边甩了甩手,慢腾腾地从冷枭腿上爬下来。

    拔毛?!

    外面几个本来准备在门偷听‘小黄片儿’的人挠着头,憋着笑,耍猴儿般脑袋挤来挤去。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突然曝发了一阵笑声儿。

    “嫂子,你记得随时来给咱首长拔毛啊。”

    “嫂子,你真的好厉害。”

    “对啊,嫂子,敢在首长的屁股上拔毛——不对,头上拔毛,这个世界除了你,还真就没有别人了!”

    “嫂子,给签个名儿呗!”

    宝柒心惊之下,看着这群热情到了极点的战友,端正着脸蛋儿,装模做样地微笑着点头,“呵呵,没问题,你们有事儿先聊啊?我看书。看书——!”

    转过头去,她松了一口气。

    古人诚不欺我也——装逼被雷劈。

    在众人调侃的笑声儿里,冷枭的唇角快抽搐了。

    不过,他不是冷枭么?

    只见他极无所谓的态度拉了拉袖口,又带过桌面上的茶盏来大大地喝了一口,拿着一份文件在手上,一张黑着的冷脸就像被冰块儿给覆盖住了。

    “江大志,你有事?”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冷枭惯常枪打出头鸟。

    出头鸟江大志赔着笑,扯着嘴巴直乐呵,“嘿嘿,嘿嘿嘿。报告首长同志,其实我是来……是来送请柬的!”

    说完,他眨巴一下眼睛,得意地冲哥们儿乐了一下,恭恭敬敬地将一个大红色的‘结婚请柬’呈送到了冷枭的办公桌上,憋着笑一本正经地说:“2月14日情人节,欢迎首长全家出席我与王雪阳小姐的结婚喜宴……”

    冷冷一哼,冷枭将请柬收下,说了声儿恭喜。又将冷冽的目光扫视向门口正在瞧热闹的其余人等。

    “你们呢?”

    “我们?”

    晏不二机灵,率先将屁股一转,大号说:“报告首长同志,我是看到人多过来维持交通秩序的,现在没事儿我先走了!”一转身,这厮就不够义气的先溜号了!

    本来就是过来偷看的几个人抓耳挠腮,最后一齐将手指向江大志,异口同声地哄笑说:“我们是来看他送请柬的!”

    眉目一冷,冷枭‘啪’了一下将文件杵在桌上,“赶紧滚蛋!”

    “是,首长保重,嫂子加油!”

    “嫂子继续拔毛!我等先撤退——”

    “立正,向右转——齐步走——”

    “一二一,一二一……”

    喊着口号,踢着正步,一众特种兵精英们离开了,临走前还顺便‘好心’地替他俩掩上了办公室的门儿。吁了一口长气,冷枭松了松脖子上军绿色的领带,恨恨地低声骂。

    “一群兔嵬子,敢他妈来听壁角了!”

    正在‘专心看书’的宝柒拿书挡着脸,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侧过脸来瞧他,“首长,你觉不觉得……你现在混得不行啊?大家伙都敢取笑你了?”

    斜睨她一眼,冷枭冷哼,“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说完,冷大首长钉坐在椅子上开始办公了。而宝柒闻声儿却笑得瘫软在了沙发上,整一本书都捂在她脸上了。

    不过么,实事如此,娶妻生子之后的冷大首长确实不复当初的嗜血,冷冽和凶残了。曾经那些关于他在天蝎岛时让人毛孔泛冷的传说慢慢被人淡化了。尤其是参谋室那一群平时和他比较接近的兵嵬子们,更没有像以前他初来时那么害怕他了。

    大家伙心里都知道,这位爷虽然看起来比较难以接近又冷漠,其实他工作上极有原则性。只要他们工作干好了,不出什么茬子,他绝对不会因为自个儿的心情不好或者夹带着私人情绪在部队上乱发脾气。

    有这样的长官,岂能不是下属福音?

    ——

    结果的结果,宝柒同志的转业申请书和个人档案就被放在了首长的办公室里,没有马上签署。她想,冷枭既然答应了会考虑,他就是真的会考虑了。

    而这天中午,宝柒第一次和冷枭在部队的军官食堂用了餐。

    之前她在红刺当兵的时候,两个人为了避嫌,就算偶尔碰巧都在里面吃饭,也会装着不太熟,偶尔点下头,偶尔脸都不动一下。像见到普通战友没有任何的两样。那时候,谁能猜测得到这两人儿晚上睡一张床的?

    当冷枭大大方方地带着她出现时,一众军人,又差点儿亮瞎了眼。

    不过,扫视一圈儿后,宝柒失望了。

    别说军花了,就在这军官食堂里,还真就没有特别亮眼的姑娘。而她走进去的时候,在为数几多的两三个女人的眼中,她才是绝对的小天仙儿。

    私下里,冷枭沉声问:“看到军花了?”

    宝柒撇嘴,摇头,若有所悟,“真是怪不得啊!”

    “怪不得什么?”

    “怪不得你没有吃窝边儿草!”

    “……渣!”

    “呵,我就事论事,你这里的人,全是大嫂级别的,给你也啃不动啊?还得你能下得了嘴才行!”宝柒说话时,用的是感叹句。

    一声冷哼,冷枭挑动冷眉,“还不想转业吗?”

    “没有军花和转业有什么关系?”

    “你不想转业,不就膈应这个?”

    什么?

    愣了一秒,宝柒瞪了瞪眼睛,本来想说声儿‘放屁’,可是看着不远处就有围观群众还是忍了下来,摇头叹息着说:“罢了罢了,萝卜焉知白菜之志啊!”

    “老子是萝卜?”

    贼兮兮地浅笑了一下,宝柒牵动着嘴巴,在桌子底下不经意地撞了撞他的腿,小声儿问:“你……难道不是萝卜么?”

    冷枭看着她,目光意味深长,“萝卜真想捅死你。”

    捅?咬着筷子哧哧轻笑,宝柒一张原就芙蓉含春的脸儿,更是笑得灿若桃花儿了,“来啊,萝卜,有本事丫现在就捅!”

    “……”首长已无语。

    而不远处有人再次低语,一众人事后讨论着笑得乐不可支。

    “子曰:果然,此一时,彼一时啊!”

    “子曰:啧啧,一物降一物啊!”

    “子曰:真他妈扯蛋,老虎熬成了耙耳朵啊!”

    “曰个鸡毛,等你们娶了媳妇儿,一样全他妈怂蛋!”

    噼里啪啦……

    就这样儿,关于红刺首长的逸事薄上,又多了无数的传闻……

    对于宝柒来说,心情绝对是美丽的。

    本来已经决定了转业的问题,又平白地有了转圜的余地,她决定在接下来的日子,为恢复自己的身材而战。既然冷枭不许她节食减肥,也不许她食用市场上乱七八糟的减肥产品,那么她能走的道儿,就只剩下一条了。

    ——坚持锻炼,努力运动!

    为了能在三月随军参加与A国的联合大军演,她每天都严格地要求自己,按照新兵训练的时候谢铭诚定下的标准给自己定下了各种的训练项目。起早,贪黑,不要命地开始了锻炼并减肥的生活。

    真别说,运动这事儿好处多多。不仅她的身体瘦减下去了,人也精神了,心情更是非常的不错。开开心心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充实又温暖,无忧又无虑。

    时钟,不停的转动着——

    就在她终于能轻松穿上那套生育前的军装时,2月14日就到了。

    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既是小情侣们喜欢的情人节,又是除夕节前的最后一天儿。一个年头快要画上句号了不说,同时又迎来了江大志和小结巴两个人的甜蜜婚礼。

    从婚礼的几天之前开始,宝柒就跟着小结巴掺和上了。不过,王家父母对于这个唯一的女儿着实管得仔细,她好心上阵,基本插不了什么手。干的最多的就是在姐妹儿婚礼上的服装啊,化妆啊什么的瞎张罗一下。

    花好,月圆,人长久。

    婚礼,这是所有女人都祈盼过的幸福日子。作为新娘子的小结巴无疑是这个日子里最为幸福的女人。一对长跑了拉锯战了许多年的情侣,又怀孕又加上新婚,双喜临门,可谓喜上加喜。

    因为江大志要举行婚礼,因此早几天他就向部队请假了,几乎完全放下了部队里的所有事务,全力地投入到婚礼中去了。为此,战友们总嘲笑他是害怕煮熟的鸭子给飞了,忙前忙后,寸步不离,对小结巴和她肚子里的小胎儿更是呵护得细心又体贴。

    于是,一个准丈夫,准爸爸的形象,在众人眼中诞生了!

    情人节这天,冬日的暖阳乍乍呼呼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