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零六节 河西!河西!(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隆冬已至,居延地区开始下雪。 x更新最快

    连绵的风雪冻住了大地,也冻住了所有野心家和投机分子。

    在居延泽以西,靠近马鬃山一带,且渠且雕难将自己的大纛立在了此地。

    一个多月以前,他遇到了一次有预谋的刺杀,几乎丧命,之后,他便将大纛立在了此地。

    选择此地,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是居延泽的西部,与幕北、祁连相交,既可以监视居延各部,又可以在紧急之时,逃回自己的老巢。

    此刻,帐外,大雪纷飞,整个居延泽都被风雪所覆盖。

    便是最有经验的牧民,在这样的时候也理智的缩在穹庐之中,围着篝火等待风雪过去。

    “汉朝那边有答复了吗?”且渠且雕难嘶哑着声音,问着他的亲信也是他的亲弟弟且渠呼难。

    且渠呼难的模样与且渠且雕难很相似,只是身材要矮一些,眼睛要小一点,他微微屈身道:“左大将,还没有接到汉朝方面的回复……”

    且渠且雕难听完,整个人都瘫在了塌上,眼中闪烁着凶光。

    “该死的汉朝人!”他低声痛骂着。

    很显然,汉已经打定了主意要灭亡西匈奴了!

    合黎山方向的汉军斥候甚至曾经越过了驹衍峡,进入居延泽之中。

    居延各部也都是态度暧昧,蛇首两端。

    便是他带来居延的骑兵,也不乏有人刻意的开始磨洋工,开始观望了。

    以他所知,现在,在广袤的居延,甚至整个河西,汉、匈的探子和细作与使者都在往来穿梭、游说。

    而他这个西匈奴曾经的统治者,在遇刺后已经被人遗忘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的末日将来。

    无论此地最后是北匈奴所得,还是汉朝入主,他都是一个失败者,一个死人了。

    但,且渠且雕难怎么甘心?

    他紧紧握着拳头,心里面不断权衡着。

    作为一个叛逆者,且渠且雕难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向北匈奴臣服的。

    所以,他唯一的出路,便是投降汉人。

    然而……

    倘若他降汉……

    折兰人、卢候人、羌人,都会跟他翻脸。

    恐怕,在他说出降汉这个词的时候,便是各部造反之日虽然现在,河西各部都已经在事实不鸟他了。

    他派出去联络的使者,一个也没有回来。

    那些曾经恭顺的部族,那些曾经阿谀奉承之人,现在已经在谋算着将他的脑袋卖一个好价钱。

    至于那些曾经的敌人,那些恨他入骨之人,恐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将他千刀万剐。

    他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也是他最后赖以维系生命的,就是他手里的那三个且渠氏本部万骑。

    这三个万骑,是他这几年穷尽一切手段和办法,千辛万苦打造出来的军队。

    可是,在遇刺以后,且渠且雕难连这三个万骑也不敢放心了。

    谁知道,这三个万骑里有没有想卖他的呢?

    想到这里,且渠且雕难就满心苦涩。

    甚至有些绝望。

    他发现,自己甚至找不到求生之路的路径,似乎只能坐以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