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5章 雅典娜的身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雅典娜打落了威胁自己的木箭,再看向身边的年轻人,不由惊呼:“狄俄墨得斯!你受伤了!”

    狄俄墨得斯双手紧捂着咽喉,奔腾的血水却还是止不住地喷出,从脖颈上,从指缝里,涓涓而下。那些鲜红刺目的恐怖液体,承载着最令人惊奇的生命,渐渐的与这位勇敢的英雄远去了。

    他脚步站不稳了,缓缓向后栽倒。雅典娜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伸了伸手,却还是没有真正去扶。狄俄墨得斯看着眼前退缩的柔荑,眼神更暗淡了。他依靠着车厢的一边木壁支撑,无可奈何地向下滑落。直到将要落地的时候,他浑身一顿,手指死死扣住了木壁檐。

    鲜血,入目皆是瘆人的鲜血。它顺着狄俄墨得斯的喉咙,顺着他驱力的手掌,流淌到了车板上,浸没了雅典娜的脚尖。雅典娜见惯了死人,但是狄俄墨得斯最后的那个淡漠的眼神,却让她挥之不去。

    但现在并不是一个思考的好时机,雅典娜明白,因为两个敌人正在虎视眈眈地向她逼来。阿瑞斯向着她连投两矛,然后空着双手向她的方向跑。她拿起车里的另一只黄金矛,左右拨开了投射的武器,又要空出一只手来控制马车,时时防备着偷袭的阿波罗。

    这时,阿瑞斯已经来到了飞车的正下方,高声吹着马哨,呼唤着他的儿子。雅典娜见事态不妙,连忙调转马头,向圣山上飞去。突然,三支木箭同时袭来。雅典娜不得已回头迎击,长矛连挥两下,两支靠近她的被打落,最后一支扎中了她的战马。受惊的马匹前腿猛然扬起,接着又狂乱地在原地蹦高冲刺。肥圆的马臀带动着颤巍巍的箭羽,在半空中翻腾。

    “不好!”

    雅典娜奋力操控着马车,可惜她对它们并不熟悉,受惊的马匹也不受的安慰。与此同时,阿波罗也是趁虚而入,弓弦连颤,又是射中了剩下的三匹。四匹马车的马力全部受创,马车无以为继,带着一干人马,盘旋着坠落下来。雅典娜当先跳下,在马车还未落地的时候,迅速掩藏到一边。

    阿瑞斯赶到了马车残骸边,四处打量,果然找不到她;而雅典娜几乎就站在战神的十步前。

    “奇怪?”阿瑞斯转了一圈,最后挠了挠头,“我找不到她了!阿波罗,你看了没有?”

    阿波罗随着情人的问话,落在了他的身边。他一手持弓,一手握箭,也扫视了一圈,然后对阿瑞斯摇了摇头。阿瑞斯寄托希望的棕眼睛磨灭了。

    “怎么会没有?明明掉到这里啦!这样逮不到他,最后连是谁偷袭的都不知道!”

    阿波罗听着情人的埋怨,也没有办法。他走过来贴了贴阿瑞斯的脸颊,又在他的鼻尖上咬了一下。

    就在阿瑞斯转怒为笑,喃喃地噘着嘴要回亲的时候,阿波罗眉目一凝,早就做好准备的双手连发数箭。箭矢通过了本来无人的空地,大多数游游地飞远,剩下的几只竟然发出叮当的脆响,啪啪落了一地。

    “在那!”阿波罗朗声叫道:“阿瑞斯,打她!”

    阿瑞斯也看到了,马上伸着拳脚过去对垒。阿波罗的弓箭不停,支支急射。雅典娜虽然身形不见,却也被阿瑞斯胡乱的攻击和阿波罗准确的箭矢逼的相形见绌。

    阿瑞斯连挥两下左拳,显而易见又没有打中。这半天的穷白活,连一下对击也没能做到;就是他一个人在那里做样子。再看阿波罗,则是一脸认真,箭箭到肉。虽然没有一支能中,都是让人给打落。

    阿瑞斯有点泄气,“阿波罗,我打不着他?你是不是能看见,他在哪?”

    阿波罗手不敢缓,“看地上,阿瑞斯!沙土上有她的脚印,照那个地方打!”

    阿瑞斯眼睛一亮,游离了两下眼球,然后向着豁起的尘土那里去。雅典娜也知道了自己暴漏的原因,她连退几步,逃出了阿瑞斯拳脚的范围,主要注意着阿波罗的射击,同时计划着逃跑的路线。

    阿瑞斯知道了人在哪,却还是打不着,好不容易跟到了面前,还让比他手长的长矛给戳了一下肩膀。

    “真烦人!像臭虫一样!”阿瑞斯呲着牙,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扬天大喊起赫拉的咒语。

    “帕那采娅!帕那采娅!”

    说什么都不肯停手的阿波罗手指一弯,这一箭注定是射偏了。

    “你说什么?!”他回头急问。

    雅典娜机不可失,扭头便逃。然而,与此同时,阿瑞斯已经高举起一只金红色的长矛,上面镂空的石榴花铭文涌动着鎏金似的液体,迸发着岩浆般的灼烧感。雅典娜什么也没有预见,下一秒,这只威力十足的武器已经狠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