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8 后宫偷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从皇后那出来,孤冥骁走在孤冥轩身边。

    ”哥,母后也会派人去请故友帮忙了,你不要太担心。母后说的对,你这个样子,嫂子回来时看到会担心的。”

    正说着,从御书房的方向,走出来的孤冥亭,此刻的孤冥亭蓝色的缎袍,缎袍上绣着八爪的金线龙。此人是越来越有自信和风度了。

    ”三弟、五弟。好久没在后花园见到你们了?怎么最近很忙吗?大哥和四弟也是,最近也都待在自己的府里说是身体不适。”孤冥亭心里还没数吗?他们是想回避他,不想看到他当太子的模样,更不想和自己请安。

    ”太子。”孤冥轩和孤冥骁作揖。

    孤冥亭这才仔细地打量了孤冥轩,愣了一下,几日未见这小子怎么如此憔悴?若不成,是真的病了。

    ”太子,三哥身体不太舒服,您也瞧见了,我们先回了。”一拱手,孤冥骁一句客气话就和孤冥轩两人离开了。

    梦千落呢?进宫来见母后的话,梦千落一般都会跟着的啊。孤冥亭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吗?

    ”风影!”孤冥亭竟在这后花园就将风影喊了出来。

    ”主子。”风影听到主子的呼唤,立刻献身。

    ”说!祺瑞王府出了什么事?”孤冥亭的浓眉一竖。

    ”呃……”风影有些犹豫,婉贵妃不让自己汇报的。

    ”说!听着,我才是你的主子!”

    风影又看了一眼孤冥亭,以她对孤冥亭的了解,就算自己今天不说,他也会立刻亲自去查清楚的,到时候更加麻烦。

    ”祺瑞王妃在祺瑞王府里被人掳走了!”

    ”你说什么!”孤冥亭立刻冲了上来,抓住了风影的胳膊,那力道活生生地要把风影的手掰下来,风影咬着牙,吱都不吱一声,任由着孤冥亭抓着。说实在话,能被主子这样碰一下,她心里也觉得很开心。

    ”谁人所为?目的为何?说!不是让你有任何关于梦千落的情况都要向我回报的吗?风影,我需要一个只对我忠心的护卫,你懂不懂?不要以为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如果不忠心,我可以随时换掉你!”

    风影心里好害怕孤冥亭真的换掉自己,到时候,她连在他身边守着的机会都没有了。可是,她不能背叛干爹。没错,她也是冯岚山的人。

    于是她心中斟酌了一下,说道:”目前,祺瑞王也不知道具体人在哪里,只是隐约地打听到和一个带着骷髅面具的男人有些关系。”

    ”骷髅?”孤冥亭的丹凤眼眯了眯,”你先下去吧,记住我今天说得话,我只需要对我忠心的护卫。”

    说完,孤冥亭就放开了风影,向自己母妃的宫中走去。风影看着自己如今被放开的手臂,突然感觉有些舍不得孤冥亭放开自己。

    孤冥亭怒气冲冲地走进了婉贵妃的熙妍宫,进去后,就径自地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一句话不说。婉贵妃和雪嬷嬷对视了一眼,今天这是怎么了?能有什么事情能让亭儿气成这样的?

    ”怎么了?”婉贵妃开口问道。

    ”你知道梦千落的下落吧!”孤冥亭开口冷冷地问道!

    ”放肆!这是你对母妃应该有的语气和态度吗?怎么,做了太子之后反而礼数更加的不懂了呢?”

    梦千落,梦千落,又是这个梦千落!也只有这个叫做梦千落的女子,能让自己从小精心培养长大的儿子变成今天这番模样。

    ”我无意对母妃无礼!我只想知道梦千落是不是母妃让人抓走的!”

    ”没有,不是本宫!那个丫头那样的巧言令色,可能外面的敌人多的是呢!”婉贵妃心里也极度的不爽。

    孤冥亭眯着眼睛仔细盯着婉贵妃,看到自己母妃回答地如此肯定,整个人泄气地往太师椅上一靠。不是母妃?还能有谁?到底是谁抓走了千落。

    看了一眼此刻的孤冥亭,婉贵妃的态度也婉和了起来。

    ”亭儿,梦千落已经是孤冥轩的妻子了。对你而言这个个人,应该什么都不是了。你如今刚刚坐上太子之位,地位还不稳固,你要多想想如何稳固自己的地位才是。你看看孤冥渊和孤冥浩自从你当上太子之后就不再上朝,称病在家。孤冥轩和孤冥骁两人也没有把你放在眼里。华贵妃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让皇上天天痴缠于她。亭儿啊,敌人们都没有放弃大齐国的皇上这一个位子,你现在不能为了一个女人半途而废啊。你必须要当好你这个太子!梦千落的下落不是你应该担心和考虑的!”

    婉贵妃'苦口婆心'地劝导着自己这个儿子。眼看着自己的目标就要达成,怎么可以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前功尽弃呢?她绝对不允许!她忍了二十多年,让孤冥尚风那个恶心的男人睡了那么多次,她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自己的计划。

    婉贵妃看了一眼仍然很是迷茫的孤冥亭,继续说:”算了,当娘的知道你爱梦千落,这样吧,本宫会让雪嬷嬷吩咐下去,找出梦千落的下落。但是,你也要答应母妃,要好好努力地做自己这个太子。”

    ”真的吗?那多谢母妃了。母妃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的努力白费的。”孤冥亭听见婉贵妃愿意帮着查找,突然来了精神。其实,即使婉贵妃不去找,他也会去找寻的。只不过,母妃似乎有一条不为人知的联络方式,找起来要比自己来得快许多。

    ”好!你用心做你的太子。本宫一有消息就会告诉你。”

    ”那多谢母妃,那我先回御书房了,最近西楚国国主待在咱们大齐国一直不肯走,东夏国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了。”

    ”去吧去吧。不过说到这个西楚国国主,本宫想,他也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和你同龄的孩子,恐怕一是贪玩,二是艳贵妃生病了,他有所担心,所以到现在也没有离开。本宫瞅着那个独孤阙心里还挺开心的,本宫希望你们俩可以成为朋友。”

    孤冥亭狐疑地看了一眼婉贵妃,母妃似乎对这个独孤阙挺有好感的。

    ”儿臣知道了,儿臣先下去。母妃,千落的事情,还烦请您上心了。”

    说完,孤冥亭就出去了。

    ”主子,难道真要告诉太子,梦千落的下落吗?”

    ”哼!如果要告诉他,今天我就说了,刚刚只不过是拖延之计!这个冯岚山就会给我找事!你派人去把他给我请进宫一趟!梦千落这个丫头不能留!绝对不能留!”婉贵妃转动着自己手上的指甲套,眼神中露出层层的杀机!

    入夜,一道黑影来到了婉贵妃的熙妍宫。深夜,婉贵妃还有睡,而是躺在一旁的贵妃椅上闭目眼神,她在等人。

    房门被打开,婉贵妃张开了自己的丹凤眼,看着走进来的男人。婉贵妃的脸色很沉,心情很糟糕。

    男人还没走进,就被一个枕头丢中了。

    ”还在生气?”冯岚山陪着笑脸走了过来。

    ”都是你,非要掳走那个梦千落!现在亭儿无心思做他的太子了!你现在胆子大了,在京城里有任何行动,也不先和我商量了!”婉贵妃生气的时候,那美丽的丹凤眼更加的迷人。

    冯岚山走了过来,一把抱住婉贵妃:”不要生气,虽然生气的时候也这么的美丽,可是人生气会变得老的。师妹,你怎么这脾气越来越大!”

    冯岚山还把婉贵妃当做小孩一样,轻轻地在她鼻子上划了一下。

    ”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我就能原谅你!杀,梦千落必须杀,现在就给我杀了她!把尸体抛在祺瑞王府门口。这样一来,亭儿能死了心,二来,也能打击到孤冥轩那个臭小子。”

    ”婉儿!不都说好了吗?她能救活盼儿,等她救活了盼儿,我立刻会解决她。现在还不行。”

    ”盼儿、盼儿、盼儿!盼儿已经是个活死人了,只有你心心念念地希望他能活过来。如果你这么希望盼儿活过来,不如想想帮盼儿怎么报仇来得好!如果不是孤冥尚风那个老贼,盼儿怎么会死?”

    ”住嘴!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咱们的盼儿一定能醒过来。孤冥尚风我不会放过他,可是如今,只要有一线的希望让盼儿复活,我是不会让任何人破坏我这线希望的!婉儿你听到了吗?”

    冯岚山钳制住婉贵妃的下巴,让婉贵妃直视着她。这个女人,自己爱了一辈子的女人,盼儿的母亲,怎么可以说出如此残忍的话。不救盼儿?不救盼儿,他又为什么要让她的亭儿做什么大齐国的皇上!哼!

    婉贵妃第一次从冯岚山身上感受到寒气,她知道她触及了他的底线了。任何事情,这个从小宠爱她的师哥都会让着自己,可是唯独涉及到盼儿,他不会让。那如果让他知道了当年盼儿会受伤的真相。婉贵妃突然感到毛骨悚然,这个秘密死也不能说!

    ”今天那个老贼又去华贵妃那里了吗?”

    ”嗯。”婉贵妃点点头。

    ”孤冥尚风这个混蛋就和当年那个王八蛋一样,不懂的珍惜你,那就让师哥来好好疼惜你吧。”说完冯岚山拦腰将婉贵妃抱了起来,走到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