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9 皇后被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熙妍宫

    ”母妃,都已经三日了,依着母妃探子的能力,不可能连个消息都没有!”早朝一过,孤冥亭就来了熙妍宫请安。

    ”本宫说这两日,太子怎么往这熙妍宫跑的勤了,原来一直是关心梦千落啊。”婉贵妃眼皮都没有抬,喝着茶水。

    ”母妃!你答应我的,我好好做我的太子,你帮我查梦千落的下落。您不要逼着我自己出去查!”

    ”好好做你的太子!哼,南下蝗虫泛滥,你怎么不去想对策?此次科举考生,你怎么不去多多结交?东夏国在边界蠢蠢欲动,你为何无作为?太子啊,你以为母妃只是个后宫內妇,所以不知道前庭之事吗?”

    ”母妃,这些我都已经上表父皇了,可是已经多日了,父皇总是待在华贵妃那,儿臣也不好贸然闯进去啊。这次科举都是大哥主办的,自然那些考生要与大哥的关系好很多。”孤冥亭心中也很不爽,最近大哥他们的小动作太多了!

    ”母妃的意思就是,你要小心自己的一言一行,做好你的太子。最近华贵妃这对母子也太过分了!本宫本来想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反正你也当上了太子,也不必要和他们继续斤斤计较,只可惜,这群人到现在恐怕都还没有放弃啊!那就不要逼着本宫手下无情了!”婉贵妃那美丽的丹凤眼中露出了凶狠的目光,放在桌子上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她要下手了。

    ”母妃,那梦千落呢?”孤冥亭还是不死心。

    婉贵妃白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着那个梦千落。婉贵妃站起身来,用手边拢着自己的头发,边往内屋走去。孤冥亭不敢再说话,就在厅里站着,看着婉贵妃。

    ”那个梦千落此刻被冯岚山掳走了,连三皇子都无法查出具体下落,母妃只是知道,这个冯岚山就是上次害杨婉婷没了孩子的人。不过,据说她和宫里的人也有联系。母妃在想,会不会是华贵妃知道了杨婉婷肚子的孩子是死胎,所以找人…?猜想猜想而已。母妃困了,你先退安吧。”

    ”是。”

    孤冥亭走出了熙妍宫,立刻招来风影,只是吩咐她去查冯岚山,其他没有多说。风影心中一惊,脸上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奇怪,婉贵妃怎么会将干爹的名字说出来呢。

    婉贵妃躺在贵妃椅上,旁边的宫女帮她敲着腿,雪嬷嬷走了进来。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有我伺候着。”小宫女们听话的都出去了。

    雪嬷嬷走进婉贵妃,帮婉贵妃捶着腿。

    ”亭儿是不是把风影那丫头唤出来了?”

    ”是!奴才不敢靠的太近,所以听不到说什么。主子,您不怕太子和风影说出你刚刚的嫁祸吗?”

    ”不怕。亭儿这个人心思谨慎,你别看他待风影不错,可是对风影他也是留着几分心眼的。他只会让她去查冯岚山,绝不会多说什么。”婉贵妃自信地说道。

    ”那风影不会让冯岚山知道吧?”

    ”如果是咱们吩咐的,风影会说。可是,涉及到亭儿的,风影一定会闭嘴!风影那丫头的心思,也就是亭儿看不出来而已。”

    ”还是主子聪明!”

    婉贵妃坐了起来:”本宫今天就是要让亭儿知道冯岚山,就是要让亭儿故意误会,冯岚山和华贵妃有什么问题。到时候,一旦梦千落死了。亭儿也会彻底地恨死华贵妃。那他这个太子就会当的更加卖力,去打击大皇子他们。如果梦千落没死,本宫就要用冯岚山咬出华贵妃来。反正到了今天的局面,冯岚山对于本宫来说也不再有什么价值了,一只不听话的狗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何况这只狗如今还会咬人了!”

    ”主子需不需要我去做点什么安排?”

    ”需要,当然需要。冯岚山留在本宫这里的衣物也是时候送到关鸠宫去了。”

    ”奴婢明白了!”

    ”雪儿啊,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就你值得本宫信赖了。咱们走了这么多年,绝不可以在关键时候出任何的问题!”

    ”奴婢明白。所以万盛宫里的那位艳贵妃病了,她知道的太多了,如今不能说话,就让她躺一会吧,过几天风头过去了,奴婢自会去处理她。”

    ”嗯,谁让这丫头,那日尽然发现了本宫的秘密。死就死吧,本宫让这丫头多活了十多年,也算是便宜她了!雪儿,帮本宫整理整理,今天也该去和皇后请个安了。应该让上官锦蓝出面管管那个华贵妃了。”

    ”是!”

    雪嬷嬷便开始给婉贵妃整理装扮,两人便去了皇后的正德宫。

    ”妹妹给姐姐请安。”婉贵妃一如往常那样的温和,皇后看了一眼婉贵妃,心中已经猜到这婉贵妃今天是要来唱哪一出了。

    ”妹妹坐,敏嬷嬷上茶。”

    ”姐姐,估计心里已经知道妹妹要来做什么了吧?”婉贵妃干脆开门见山。

    皇后笑了笑:”妹妹,姐姐最近事情比较多,你也知道落儿在祺瑞王府里被人劫了走,姐姐的心思没在这里。不知道妹妹想说些什么,都是自家姐妹,妹妹就直接说了吧。”

    ”姐姐,妹妹不是在羡慕华姐姐,谁没有个盛宠的日子呢。可是,今天,太子来给妹妹请安。一脸的担忧,妹妹就问怎么了。才知道,皇上好几日没有去早朝了,甚至那折子都不批复,在这样下去,恐怕……”婉贵妃不说话了,用丝帕抹着泪。

    几日没有早朝,上官锦蓝心里咯噔了一声,这样的事情,尽然没有人来和自己汇报一声。看来这个后宫确实变天了。她只知道皇上最近留恋在华贵妃那里,没想到竟然连朝政都不处理。如今她还要通过一个妃子的口中得知。

    ”妹妹放心吧,如果真是如此的,姐姐会去趟华贵妃那里的。本宫想这也是妹妹来这的目的吧。”

    ”姐姐果真如此,妹妹也就不哭了。妹妹就是担心咱们这个大齐国啊。”

    ”妹妹用心了。”上官锦蓝笑了笑。

    婉贵妃走后,一旁的敏嬷嬷才开口道:”主子真要去吗?”

    ”嬷嬷啊,有人给本宫设了一个大坑,可是本宫还是要去跳啊!”

    ”主子,您刚和皇上恢复了点点旧日的温情,就这么去破坏了吗?”

    ”嬷嬷,如果皇上只是让华贵妃独宠六宫,那本宫也不会管,可如今连早朝都不去了,性质就太过严重了。而且,嬷嬷,婉贵妃今天来还想让本宫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从太子被确立后,本宫这个皇后也如同虚设了。没看到吗,皇上不上朝这样的事情,内务府都不来和本宫通报了。”上官锦蓝苦笑道。

    ”主子,您也不要多想。这群狗奴才一向这样势力的。”

    ”傻丫头,这么多年了,什么本宫没有想开呢?只不过,今天去关鸠宫,本宫心里总有些忐忑,不知道怎么搞的。算了,不要多想了,咱们走吧!”

    一入关鸠宫,上官锦蓝的眉头就皱了起来,都快打成死结了!这香气浓的已经有些让人作呕了,为什么皇上竟然还待得住呢。

    ”皇后娘娘。”门口的宫女有些颤颤惊惊的。

    ”把门打开!”上官锦蓝隐约觉得事情不太对劲。

    ”可是…可是…皇上吩咐谁也不许进去打扰。”

    ”把门给本宫打开!”上官锦蓝的语气不容人质疑。

    寝宫的门终于打开了,就听见内屋两人yin秽的各种声音。上官锦蓝挑帘走了进去,看到皇上和华贵妃两人衣衫不整,房间里香气更加浓郁,窗帘拉着,大白天内屋也是黑漆漆的一片。

    上官锦蓝不由分说就去把香炉打翻,把窗帘打开,一道刺眼的亮光直射皇上和华贵妃两人。

    ”谁!谁竟然如此大胆!”皇上和华贵妃两人连忙把衣服穿好,从床上走了出来。

    多日没有见到阳光的孤冥尚风微眯这双眼,看到来得是上官锦蓝,心中有些害怕。不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孤冥尚风一闻到那扑鼻的香气,心中的害怕突然转变成怒火,大吼了起来。

    ”朕说了,谁人多不许打扰,皇后,朕的旨意你现在都敢反抗了吗?不不不,你是一直都对朕阳奉阴违!因为你的心中根本没有朕!你爱的根本不是朕!你爱的是当年那个在玉兰山救你的人,你爱的是当年在清风寨里和你饮酒对诗的人,你爱的是当年在青莲湖与你临船泛舟赏月的人!”

    ”皇上,臣妾看您是闻着香气迷了心智,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语无伦次?哼,朕现在比什么时候都清醒!朕知道,你,上官锦蓝就是看不惯别人对朕好!不对,你是根本不在乎,这么多年,你在乎过朕的感情吗?无论朕宠幸谁,你有过吃醋吗?上官锦蓝,上官家嫡长女,永远是那样的雍容大度!其实,就是你心中没有朕!朕和你说吧,朕不是你心中爱的那个人,从来就不是!”

    ”皇上,您需要休息。清醒了咱们再来说!”上官锦蓝说着就要上前去搀扶孤冥尚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