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1 计谋又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敏嬷嬷扶着上官锦蓝,看着这冷宫门口的”热闹”。

    ”你们这群狗奴才敢对本宫无礼!本宫肚子里可是怀着龙种呢!”梦千瑶的眼神中带着刺,将自己勉强站了起来,如今她已经小腹翩翩的样子了。

    ”千瑶'侧妃'您在祥瑞王府当个主子就算了,可这里是皇宫,这冷宫住过多少位主子了,肚子里怀的皇上的龙子的都有。您就将就将就吧!”一个小太监眼睛不屑地看了眼梦千瑶。

    刚刚走进来的延喜公公看到上官锦蓝,立刻走了过来。

    ”皇后娘娘,让您委屈了几天,今天皇上让奴才来接您了。”

    上官锦蓝看了一眼延喜,心里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如今还坐在地上没有缓过神来的华贵妃,以及仍在一旁扯高气扬的梦千瑶,心里多少有些数。上官锦蓝冲着延喜公公点点头,带着敏嬷嬷往外走。

    华贵妃看了一眼从自己身旁走过去的上官锦蓝,眼神里空洞洞的,恐怕她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也有今天,否则刚刚她也不至于来冷宫这里和她上官锦蓝的示威。刚刚自己说过的话,如今像是倒给自己打了一巴子一般。

    上官锦蓝的眼神还是温和的,如同她被延喜公公送进冷宫时一样,对她而言,她懂得什么叫做宠辱不惊,这么多年了,什么大风大浪她没有见过。其实,这么多年,她也只是顶着皇后的虚名,和孤冥尚风两人之间也早就是一种形式了。对她而言,正德宫和这冷宫并无太大差别。

    上官锦蓝看来一眼其他小太监脸上的表情,于是淡淡地说道:”延喜,华贵妃怎么说也是皇上的妃子,千瑶也是皇上的媳妇,而她肚子里也怀着孩子。对待她们要善待。如果让本宫知道有任何人敢对她们不敬,有任何放肆的行为的话,延喜啊,本宫第一个来找你哟!”

    ”嗻,皇宫娘娘宽宏大量,这就是大家族的气派啊!您放心吧,奴才知道该怎么做。”

    延喜的话也是故意臊一臊华贵妃的,皇后娘娘不与她一般见识,可是这个皇宫里可不是能保住秘密的,早上华贵妃嚣张的话语,宫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如今即使皇后说不许刁难她,可是他也要让华贵妃知道,人与人之间是不能比的!

    延喜说完就扶着上官锦蓝出了冷宫门口。

    ”延喜啊,来的时候就是你把本宫送来的,出去,也把这轿子撤了吧,本宫就和你一起再走走吧。人啊,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好日子过惯了,冷不防过过苦日子,也觉得这样的日子值得留恋啊。”

    延喜摆摆手,屏退了轿子和小太监们。就随着上官锦蓝一起往正德宫走着。

    ”娘娘啊,人啊,有时候不能比,您就是有您的福气,今天殿上的那位主子恐怕也只是想让华贵妃失势,可是不想把您却救了。今天这位主子,奴才可是越看越不简单啊……”延喜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上官锦蓝说了一遍。

    上官锦蓝笑了笑,拍了一下延喜:”你这个老滑头,这样的人咱们还看少了吗?不过如果这个婉贵妃真如此有心计的话,倒是不能小看了她。这么多年了,她温婉不争,才保住了原本那婉昭仪的位子,也保住了二皇子那条命。否则华贵妃一定会像对付其他妃子那样早将她除了。”

    ”娘娘说的是啊。奴才明白一个道理,多做少说话。但是今天也不能不说,这个主子不简单啊。奴才其实说了这么多,也就是想和娘娘说一声,要小心啊。”

    上官锦蓝再次笑了笑:”延喜,谢谢你。”

    ”娘娘,您看看,说着说着,咱们就到了。那奴才先去皇上那里伺候着了。”

    ”去吧。”

    上官锦蓝和敏嬷嬷又重新踏回了正德宫,小宫女们都纷纷围了上来,自己的主子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入夜,熙妍宫外又出现了一道身影。

    ”你这是要死吗?今天宫中风声这么紧,你还敢来?”婉贵妃本是装病躺在床上的,此刻看到冯岚山又来了,惊讶坐了起来。

    ”我看胆子大的人是你,婉儿,你何苦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冯岚山眼中担心地看着婉贵妃。

    ”既然药是我下的,我必然有法子活下来。有什么危险的?今天能看到华贵妃那个样子,我心中可开心了。”婉贵妃得意地笑着。

    ”你啊,为了复仇,真是不顾一切了!”

    ”别说我了,既然你来了,梦千落那个丫头,你除掉了吗?这都多少天过去了!你还让她活着。盼儿有转机吗?如果她一直说自己能救活盼儿,难不成你就让她一直活下去?”婉贵妃明显不太高兴了。

    ”婉儿!”冯岚山一看婉贵妃生气,立刻也坐在了床边,搂起了婉贵妃。”你还别说,盼儿最近都在服用那个梦千落的药丸,虽然还没醒,可是就连我都能感觉到盼儿的呼吸和脉搏都比以前强劲了。这个丫头有些本事。所以我才留着她的。你不要生气,也不要着急,放心,我答应你的,一旦盼儿醒了,就是梦千落的死期!”

    ”是吗?那好吧,那你可要说话算话!”婉贵妃娇柔地躺在冯岚山怀里,一双丹凤眼钩钩地望着冯岚山,看的冯岚山内心中又是无限的”畅想”。

    可是,婉贵妃的心里可不是如此的平静,这个冯岚山如今一心都在盼儿身上,一旦盼儿醒了,一定无心再继续报仇,这样她的大计又会被破坏。不如乘着现在,再好好利用利用他。如此心中一条计策就已经成型了。

    ”师兄,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为何?”

    ”如今那个华贵妃被关在了冷宫,可是皇后却被放了出来。也就说明将来华贵妃也有机会被放出来。而且,皇后的儿子很有实力,随时可以取代我的亭儿。而且,我也不想天天如此伺候孤冥尚风下去了,人家想和你……”婉贵妃又用勾人的眼神看了一眼冯岚山,头微微低了下去。

    ”那你想怎么办?”

    ”如今如果有人逼宫,无意间还杀死了孤冥尚风,这样现在的太子就可以立刻即位了。”

    ”你是想让孤冥轩逼宫?不太可能吧。”

    ”我的傻师兄,当然不是孤冥轩了,但是不还有大皇子吗?”

    ”可是大皇子如今被禁足在自己的祥瑞王府,又无实际的兵权,怎么可能?”

    ”师兄,还有梦千瑶啊?梦千瑶可是在冷宫中待着的!”

    ”你说尹若静和尹若驰两兄弟!”

    婉贵妃眼神肯定地看了一眼冯岚山,这个师兄终于想明白了。

    ”没错!婉儿果然聪明!尹若静救女心切,肯定会相助的,大皇子这次被逼急了,逼宫获权,一切都顺利成章。”

    ”而且,你可以乘乱,将我带出去,神不知鬼不觉,我既杀死了孤冥尚风报了仇,亭儿也坐上了皇上之位,我也和你立刻离开大齐国,到时候可能盼儿也醒了。这样我就能和你,和咱们的盼儿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也算我这个当母亲的,那么多年对他不能照顾的一些补偿。”婉贵妃说道动情之处,还掉下了几滴鳄鱼之泪。

    ”婉儿,你放心,一切交给我!”

    婉贵妃的温柔之乡此刻彻底为冯岚山开放了。

    *

    药房之中,梦千落正在认真地配药,听到后面有人进来,梦千落头都没抬,这脚步声这几天听得她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这几日,没见到冯岚山啊?”

    ”我舅父的军营中有些事情要忙。”

    ”军营?在这京城之中?”梦千落的嘴角扬了扬。

    梦千澈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得有点多了,一下子有些尴尬地囧在那里。

    梦千落看了梦千澈一眼,也没具体再问下去,但是却问道:”最近宫里有些什么事情发生吗?”

    梦千澈狐疑地看了一眼梦千落,梦千落笑了笑:”我只是关心母后怎么样?”

    梦千澈点点头,开口道:”皇后娘娘前几日因为华贵妃被打入了冷宫,但你不用担心,华贵妃和千瑶如今被关在了冷宫,皇后娘娘已经被放了出来,如今又恢复了身份。”

    ”哦?千瑶在冷宫中,作为兄长的口气怎么如此淡定呢?”梦千落一双眼睛笑米米地看着梦千澈。

    ”我母亲去求过爹爹了,哭红了双眼,爹爹也答应一试,只可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皇上给否了回来,还让爹爹想想清楚,作为一国的宰相该如何做下去?”

    ”看来皇上这次真的动怒了!为了婉贵妃?”梦千落不着痕迹地问着,仿佛自己根本无所谓知道不知道,转个身又去找其他的草药去了。

    梦千澈看了一眼梦千落,猜想她心目中到底能知道多少,思绪了一下,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故而将那天宴席上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本想听听梦千落会怎么去评论的,没想到,梦千落突然站了起来,仿佛刚刚都没有仔细在听他说了什么,特别开心地说道:”好了,第一个疗程的药丸治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