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1,前尘往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

    以弗所书 4:19

    -------------------------------------------

    基督山伯爵的宴会,以一种戏剧性的展开结束了。

    在来的时候,客人们曾经都想过,这位来自于异国他乡的富豪,究竟会以什么样的举动来让人们大吃一惊。

    但是没有一个人猜到,他们在宴会的最后,见到的居然是一具婴儿的骸骨。

    究竟是什么样的恶趣味,才会让人觉得这样好玩?

    反正没有几个客人觉得好玩,甚至还有不少神经脆弱的太太小姐们直接晕了过去。

    没过多久,客人们就开始纷纷以各种理由告辞了,没有人想要再留下来看看接下来还有什么节目,而基督山伯爵也不做挽留,任由客人们离去。

    不过,虽然大家都大吃了一惊,但是奇怪的是,并没有多少人因此而讨厌伯爵。

    毕竟,这位基督山伯爵来到巴黎之后,所营造出来的人设就是“外国来的脾气古怪的神秘富豪,极有钱也极古怪。”

    所以,这么惊世骇俗的宴会,也只会让围绕着他的种种神秘的传说又多了一样而已,完全符合他的人设,纵使一开始惊骇,最终还是不得不承认伯爵确实完成了自己的任务,让本来已经时常出入社交场所,因而见多识广的客人们,见到了自己从未见到过的东西,满足了好奇心。

    更值得人们关注的是,这件事的经纬,也将随着回家的客人们而传开——

    基督山伯爵在改建自己新买的别墅的时候,在花园里面挖出了一具婴儿的骸骨,而且他在宴会后直接声称,打算向警察报告案情,让政府来查清楚一切的真相。

    而另外一个小道消息,也必然同时在社交界迅速流传——这座别墅,曾经是维尔福检察长的岳父所拥有的!

    位高权重的检察长,婴儿的尸骨,两样东西结合起来,足以让所有人禁不住去猜想,其中到底有什么内情。

    在纷纷离开的人群当中,夏尔也带着自己的妹妹,准备乘坐马车离开这座别墅。

    夜幕已经很深重了,四周是深沉的黑暗,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稍微能够照亮周边的轮廓,基督山伯爵府上现在更是一片阴沉的幽暗,犹如鬼魅寄宿的地方。

    夏尔不急着离开,他微微皱着眉头,视线在模糊不清的远处逡巡着。

    直到最后,他找到了正在准备离开的维尔福检察长。

    此刻的他,正和自己的夫人一起走向马车,在暗淡的灯光下他显得脸色极其苍白,哭丧着脸,失魂落魄的模样。

    毫无疑问,那具婴儿的骸骨一定跟他有什么关系,至少他肯定是知情的。

    夏尔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然后快步地走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检察长的路线。

    “夏尔……”片刻之后,回过神来的检察长发现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少年人。

    他努力地挤出了一个笑容,但是这个笑容还是相当的难看。

    “维尔福先生,我想要和您好好谈谈,方便乘坐我的马车回巴黎吗?”夏尔直接问。

    一边问,他一边目光炯炯地看着对方,虽然是在提问,但是他的语气近似于命令。

    维尔福监察官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犹豫了一下,也许是担心现在自己方寸大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吧。

    “今天我丈夫身体不舒服,夏尔。”眼见丈夫这副模样,维尔福夫人连忙帮丈夫解围,拉住了丈夫的手,作势准备离开。

    按照一般的社交理解,说到这份上,夏尔就该给夫人让步了——平常的夏尔也肯定会这么做。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我恐怕这不是您说了算的问题,夫人。”夏尔还是紧绷这脸,冷冷地看着检察长,“您的丈夫,他很希望要跟我谈谈。而您,请跟我的妹妹坐在一块儿,给我们一点谈话的时间,我们大家一起和和气气回城,谢谢。”

    金发的少年人还是如同往常一样斯文俊雅,但是现在又多了几分来自于骨子里的冷峻和傲慢,这时候见到他的人才会想起来,他毕竟还是个位高权重的老元帅的继承人。

    “你!”被夏尔这么无礼对待,维尔福夫人有些恼怒了,她恶狠狠地看着夏尔,“你不会真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吧?”

    “那要问问您的丈夫了。”夏尔仍旧冷淡地回答,然后直接伸手,抓住了还在失魂落魄的检察长的手臂,“跟我走吧,这样对谁都好,先生。”

    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表面上的虚伪客套,而是硬挺挺地直接提出了命令。

    他今天很生气,不想跟检察长一家讲客套;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没有时间再和别人讲客套了。

    他不知道维尔福检察长当年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他知道,基督山伯爵一定抓住了维尔福一个巨大的破绽,所以才会公开在所有人面前给他难堪。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基督山伯爵肯定不会仅仅这样就满足了的。

    所以他必须找维尔福检察长问清楚。

    当年到底该死地发生了什么?!

    被夏尔这么无礼地对待,维尔福夫人脸色也发白了,她咬了咬牙,正准备公开大骂,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而这时候,她的丈夫突然扯了一下她的手。

    “爱玛,让我和夏尔谈一谈吧。”维尔福检察长长出了一口气。

    “杰拉德?”维尔福夫人有些意外,她看着丈夫,而维尔福检查长则再度点头表示了自己的意志。

    维尔福夫人也吸了一口气,平复住了自己的情绪,接着,她像是换了一张脸一样,满面笑容地看着夏尔。

    “夏尔,我和您妹妹一起回去吧,她很可爱,至于我的丈夫,我先交给您了。”

    此时的她,表面上犹如是参加完宴会之后欢快而归的贵妇人一样,而夏尔总算也给面子,极为礼貌地跟她行礼,然后牵着她的丈夫走向了自己的马车。

    夫人一直带着笑容,阴沉地看着丈夫和少年人离开的背影。

    她当然看得出来,丈夫今天魂不守舍。

    而且,她多多少少也知道丈夫为什么这么受打击——毕竟,她已经和检察长结婚十几年了,丈夫过去的事情,她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她没有兴趣为了那些过去的破事去追究丈夫或者生闷气,所以从来不多问也不多说,对她来说,经营好现在的家庭,照顾好自己的亲儿子爱德华,一切就够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丈夫居然这么相信这个少年人。

    在这个阵脚大乱的时候,居然还会去跟对方求助。

    他凭什么?就因为姓特雷维尔吗?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她在心里思索,但是却也找不出头绪来。

    就这样,夏尔带着垂头丧气的维尔福检察长走上了马车,而他的妹妹则跟着维尔福夫人一起回城,夏尔给自己争取了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间很充足,所以在马车启动之后,夏尔也没有着急问,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坐垫上,随着马车一路前行。

    直到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开始稀疏,只有暗淡的马灯在不远处若隐若现的时候,夏尔才重新开口。

    “请告诉我吧,您又有什么黑历史了?那个婴儿,到底怎么回事?”

    维尔福检察长还是沉默无言,似乎还在消化刚才受到的打击。

    而夏尔也不打算再客气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