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67,还是案中案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太监早就被用刑弄的十分狼狈,让他看起来有些血肉模糊,听到水梁和强敬的话之后,这大太监脸上闪动着全都是惊恐的恐惧感。

    他倒抽一口气,在看到水梁和强敬拿到的类似于倒勾一样的铁钩子时,那上面铁钩子泛着冷沉沉的光,这令他心里骤然颤抖起来。

    水梁由不自知一般,道:“知道这是什么吗?我们亲研究出来的,叫做骨勾,故名思意,用这个钉住了你的骨头。然后慢慢扯断你身体里的骨头。那个滋味十分美妙,你一定会在痛呼之中感觉到自己死去又活过来了,然后你会感谢这种感觉。因为他还不会让你死掉。”

    水梁这话说的还异常的抑扬顿挫,听起来还以为他在念诗呢,这般明明听起来令人骨头都泛寒般阴冷的话,硬是让他说出了优美来。

    那大太监顿时吓的一哆嗦,早早就知道皇上手底下养着两条忠心不二的狗,而这两个狗就是内外庭的总管。这两个人平时看起来挺正常的,但是若是他们在给天旋帝办事的时候,不论是什么的硬茬子,他们也会变成是两条疯狗。

    不断上前去啃咬折磨你,最后就变成了一条不折不扣发狂的疯狗,将你咬下无数块皮,不得不松口。

    以后他还对此嗤之以鼻过,他觉得是那些人夸张了。

    呵,那些人不过是给自己的软弱找借口罢了。只要自己有那个决心和毅力,有什么坚持不了,他不会有问题的。

    然后他就被打脸了。

    以此前被水梁和强敬按着实刑的时候,他已经生不如死了,他觉得自己就快要挺不过去了。结果刑具其实在慢慢升级的,在不将偿弄死的情况下。疼痛不断增加的刑具是不断在增加的,你能挺多长时间,就好像后头还有无数个东西在等着你一样,直到最后能让你开口说出实话一样。

    大太监不信,可是他现在不得不信了。

    之前受刑的疼痛,他还依旧能感受到那种痛苦,那种恨不得死去一般的痛苦。结果呢,到现在还有更重的,而他相信水梁和强敬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会被扯断骨头,痛苦的呻吟却死不掉,经受更多的折磨。

    他突然害怕的不能自己:“我……我说,我说啊!”

    大太监看着那东西被举起来,眼看着就要扎到他身上了,他急的呼吸急促,脸上涨红着,额头青筋都在冒。就害怕下一刻这些人真的扎下来,他就死掉了一样。

    水梁可惜的将后僵在空中,慢慢拿下来,语气中有些失落道:“你最好说实话,不然嘛。”

    大太监坕看着他们的样子,表情明明是那样正常,现在却看的他不寒而粟。他没有办法,他不得不说了。

    他本身就是个太监了,虽然也有家人,但是长年不跟家人在一起。而他当年被送去当太监,也并不是自愿的。后来他成事了之后,却对家里人没少照顾,其实他一点也不欠家人的。

    这些年来做了这么多做,该还的也都还了,所以他们就算是被牵连出事,他也管不了这些了,他实在疼的只想放松下来。

    进了内外庭的审讯视,那真是宁可死,也不能来的地方。

    这里简直就跟地狱的恶魔集中营一样,进来一次,终身都会对这里产生阴影。

    “行了,别磨蹭了,还是说你没受够。”强敬看着大太监皱眉。

    大太监立即吓的将知道的都说了。

    而同时审问的,打开了好几道口子,这一次的审问得到的有用消息当真是不少。随后这些消息都送到了天旋帝的案桌之上。

    天旋帝看了,也并没有意外一般,接着便带着人去了芙蓉殿中。

    云贵妃知道天旋帝来了,由宫女扶着,整个脸上都有些憔悴的走出来,抬眼看看天旋帝,柔柔弱弱的行礼:“妾身拜见皇上,呜呜……”说着她不哭出来了。

    天旋帝看着云贵妃的模样。

    云贵妃相貌址分的好,此时她哭起来,当真是千娇百媚,能触进人心坎里,能引起人无限的同情与温柔似的。然而天旋帝的眼中只有冷漠。

    云贵妃道:“皇上,您来看臣妾了。”

    云贵妃拿着手帕试了下眼角硬挤出来的泪,她心情十分低落的样子:“皇上里面请。”

    天旋帝没说话,大步往里进,身后跟着两队人,阵仗不是一般的大。

    云贵妃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今天带这么多人过来。

    之前有人将诚王府周边都团团围住了,诚王府根本就没有机会报出消息来,而天旋帝有意封锁消息,云贵妃这里也确实晚收到消息了。

    恐怕就是现在有人想传消息,却也一时没有找到机会罢了。

    云贵妃并没有将这个当一回事,进去之后见着天旋帝坐在高位上,她顿时有些凄楚走过去:“皇上您终日政事烦忙,其实不用来妾身这里。妾身没了四皇子心如刀割一样的痛,可是妾身并不想给皇上您一点麻烦。”

    说着,云贵妃便扯着手帕,呜呜的哭了出来。

    云贵妃哭起来还挺好看的,她本身眉眼就艳丽,此时少见的柔弱哭相,更是平和了这种艳丽,多一种艳与柔之中的融合,她此时的样子能引起无数男人的倾恋和疼惜吧。

    天旋帝道:“贵妃现在十分伤心。”天旋帝这话说的四平八稳,看起来没有一点不同。

    云贵妃也没听出来有什么异样,只是呜咽着点点头,一副不堪重负,伤心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

    天旋帝看着云贵妃,却是突然笑了起起来。

    本来还有酝酿着泪水的云贵妃,突然听到天旋帝的笑声,她惊愕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一般。

    “皇……皇上,您这是怎么了?”

    云贵妃这时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今天的天旋帝似乎特别的……怎么说特别的狠?

    天旋帝笑了:“原来贵妃还有心,还会痛?朕还以为,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心是毒胆镶的,脑子里是淬满了毒液的毒妇呢!”

    2368,自相残杀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