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0章 择命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废墟是什么意思?”景行止问。

    杨思觅说:“炸弹炸过后的那种。”

    景行止偏头看他,重重叹气,“我知道你说是中文,但为什么我就不明白你到底是要告诉我什么呢?”

    “你是文盲。”杨思觅扫一眼左右,大步朝公路对面走去。

    “是……”景行止抱着声音应着,追上去,“我是文盲,只有程锦欣赏得了你。其实我真觉得四爷他比我心肠好。”他自己杀人放火没愧疚心,但他觉得司码有,先前他不还向他道歉了——如果不只是口头上的就好了。

    “你是想知道你去强.奸他,他会不会杀了你?”杨思觅道,“没必要,谁想爬上他的床都容易,只要不妨碍他的正事。”

    小商店到了,杨思觅丢下景行止,挑饮料去了。

    景行止气愤地道:“你太龌龊了!”话音未落,他就迅速凑到杨思觅身边,“一次是容易,但可能一次不太够,我想强.奸他很多次呢?”

    小商店的店员表情很复杂地看着他们俩。

    “每种来一瓶。那个和那个还有那个……来两瓶。”杨思觅对店员点完单,才回答景行止,“你可以奸.尸。”

    景行止瞟了眼店员,笑道:“我们开玩笑的。”再转向杨思觅,哀怨道,“别把我说得像变态。”随即语气一转,“这是下下策,有没有上上策?”

    饮料太多,店员已经不在意他们的谈话内容了,热心地道:“我拿箱子给你们装?”

    杨思觅点头,又示意景行止付钱。

    景行止道:“我想起了程锦的失忆,程锦的脑子,我不是说他脑子不好使,但他大脑负责记忆的那一块有点问题对吧?说真的,你没有动过手脚?”

    “没有。”杨思觅说,“如果让我发现有人在聊这事,你就死定了。”

    店员插话,“这样行吗?”他已经把饮料装好了。

    “谢谢。”杨思觅抱起了一个纸箱。

    景行止负责另一箱,两人离开了小商店。“你还怕人说?我不会去八卦你,如果有人在传什么,那也不是我说的。我只是想问你,你真的做得到催眠改变别人的记忆之类的事?”

    杨思觅反问:“催眠受过专业训练的人?”

    景行止笑了,“只是随口问问。”他也觉得自己太过异想天开,他没再纠缠这个问题。

    程锦看到他们搬回去两箱饮料后,哭笑不得,“你们要比赛喝这个?”那些饮料很明显大部分都是盗版的,劣质的塑料瓶里大概就是色素、糖精加一些化学味素调成的。但喝几瓶也喝不坏人,程锦虽无奈但也没打算阻止。

    杨思觅道:“随便喝喝。他不喝,都是我的。”

    景行止立刻抽出一瓶,开了,“借你一瓶。杨思觅,你现在工资跌到多少了?变得这么吝啬。”

    杨思觅没理他,也开了瓶饮料,喝了口,说:“还可以。”但他放下瓶子,没再动第二口。

    其他人一听,问都不问就开始自己动手,自给自足地挑自己想尝的饮料,然后边喝边皱眉,边皱眉边喝,竟然没人说难喝……

    程锦无语地看着他们。

    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严肃地提醒他们本店谢绝自带酒水。

    景行止瞪着那个服务员,嚣张地喊:“我要打消协举报你们!”

    服务员无畏地反瞪他,“你打!”这穷乡僻壤,没有消费者保护法这一说。

    两人互瞪了一会,景行止气哼哼地道:“再上壶茶,可以了吧?”

    服务员一听,目光温柔了,“好的,请稍等。”

    “刁民……”景行止嘀咕。

    步欢晃晃手中的瓶子,“一物降一物。”景行止似笑非笑地看他,他便配合地头一歪,伏到桌上,“哎呀,我喝醉了……”

    小安道:“我还以为你要说被毒死了。”

    “程锦。”景行止刚开口,程锦便道,“你们自己玩,我就不加入了。”

    景行止哽了一下,“谁跟你们玩,我是要说正事!我记得你刚才又想叫我帮你查一件事,是查什么?”

    程锦这才正眼看他,低声道:“也没什么,就是查查这些人私下在聊什么。”他看看四周,“有没有觉得这些人知道所有我们想知道的事,他们似乎有许多公开的私密。”

    小安也小声地道:“集体犯罪?”

    步欢酒醒了,坐起来,“拐.卖人口的案子你们都知道一些吧。这在很多地方是集体行为,整个村庄甚至整个县城都对这些事心知肚明,连公安局也包庇他们。天高皇帝远,在这些信息封闭的落后山区,发生什么事都有可能。”因为他家小妹的失踪,他一直很关注这方面的信息。

    这些事,大家多少听说过,一时间都沉默了。

    叶莱道:“这让我想到,有些地方,强.奸案的受害者反而要受人指指点点,而加害人反到没事。”

    小安道:“愚昧。”

    步欢道:“常见的事。”

    程锦道:“现在比以前好了,以后也会更好的。”

    景行止笑了声,“空话。”

    “不是。”程锦无奈地道,“现在信息传播比以前快,这些事没那么容易掩盖下来,就算是在舆论压力下,这些事也会尽量被妥善处理。而且,有很多人一直在努力让法律体系变得更健全更完善。你们以后要改行,可以考虑一下相关的职位。”

    “老大,你想改行?”步欢眼珠一转,热切地道,“带我一起吧!”

    游铎道:“我也一起。”

    “还有我,信息时代,哪里都需要我!”小安昂着头,挺骄傲。

    叶莱笑道:“希望我能帮上忙,不懂的我可以学。”

    韩彬看看他们,想着是不是也要说点什么。

    景行止道:“你们一个个急着表什么忠心啊,先听听你们头儿怎么说。”他伸手对程锦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程锦道:“没想改行,这些事有更专业的人在做,我还是做我的本职吧,但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行了,不说这个了。”他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学校要放学了,我们再去趟三中。”去见之前没见到的施惠。

    搬上没喝完的花花绿绿的饮料(虽然想遗忘它们,但考虑到是杨思觅的,那还是带上吧),他们离开了茶馆。

    去三中的路上,叶莱说:“郑向律可能会知道些什么吧,要不他为什么突然跑桃门来了。”

    说起郑向律,程锦便问景行止,“之前让你帮忙查……”

    景行止还没查,他虚张声势地叫道:“这才多久啊,这个姓郑的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哪里这么快就能弄全他的资料!”

    杨思觅哼了声,“我来。”他拿了程锦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几句话把事情说清楚,然后挂断电话靠回程锦身上,“晚饭前你会拿到资料。”

    景行止叹道:“做人不能这样拂人面子啊,也就是我,换别人这就结下大仇了。”

    程锦想说点什么,杨思觅拦下了,“别理他,你越给他脸,他越不要脸。”

    ……

    自然是又吵起来了。程锦头又疼了。

    一行人开车到三中门口,等了会,放学铃声响了,陆续有学生出校门。

    游铎道:“施惠现在有老师接送,那我们应该注意汽车。”

    小安道:“三中的老师很好啊。”

    步欢道:“按这里的生活水平,更可能是自行车。”

    大家边聊天边盯着从校门里涌出来的人群。

    景行止眼尖,指着一辆还未开出校门的车说:“司机是郑向律,车上有三个女孩子。”

    “拦下?”步欢看向程锦。

    程锦摇头,“跟上。”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